【我和校花娇妻的淫乱性史】(24)   www.i34s.com   点击:加载中

何晓桦漂亮得有些晃眼,长发披肩、温婉俏丽、眉目如画、曲线玲珑,穿着


白色瘦身衬衣和一袭湖绿色短裙,配着肉色亮光长筒丝袜,看上去飘逸出尘又性


感诱惑。


她微笑着轻握住我的手,很得体地说:「经常听子豪说起你。你们的友谊让


我羡慕。」


我表示怀疑地撇了撇嘴,说:「我俩算是不打不相识。所谓的友谊,都是通


过比武产生的,见面就想练练,刚才过了几招,修为差不多,不分胜负。」


逗得何晓桦掩着嘴笑,夸我「真逗。」甚至忘了抽回握在我手里的纤纤玉手


,就那么任由我握着。她的手纤细修长,皮肤白皙细嫩,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手


,是能够创造出艺术感染力的手。我忍不住捏了捏,感觉好极了。


这时何晓桦也发现了我的不轨小动作,脸色微红,轻轻抽回了她的手。我也


觉得有些怪不好意思的,搓着手讪笑道:「给你们介绍。这是我未婚妻秦晓叶…


…」


结果被朱子豪那货坚决地打断,说:「切,谁用你介绍,要不是你下手早,


提前把叶子的裤子扒下来上了,现在叶子还指不定是谁的未婚妻呢。是吧,叶子


?」一边说一边热情地上前要拥抱叶子,被叶子含羞推开,说:「去你的。我只


爱我家相公,才不会看上你。」


朱子豪不屈不挠地跳着脚往前扑,试图破开叶子的防御,抱住她的娇躯,一


边蹦脚还一边叫嚣:「要是当年我先扒掉你的裤子干了你,你还会看上刘伟这厮


?切,我才不信。我哪点儿不比刘伟强?鸡巴都比他粗一圈。」


臊得叶子脸通红,何晓桦也红着脸拍了他一巴掌,娇嗔道:「你就不能文明


点儿?张嘴就三俗。」


作为坚定的死党,我深知朱子豪这货的脾性。这厮一向是三字经秀才,讲话


专向女人下三路使劲的粗货,指望他狗嘴里能吐出象牙,还不如自己去教会母猪


上树。


我怕这厮再说出什么粗鄙不堪的下流话来,赶紧转移话题说:「嫂子,按照


朱子豪这狗才的要求,我为你们准备了接风宴,还订了迪厅位置和华侨城的温泉


包房,不如先去家里坐坐,休息一下然后一起去吃饭。」


朱子豪搂着我的肩膀,狎昵地说:「好哥们儿,还真安排了呀!不会吧?那


我这次亏大了,还真不能陪你们玩儿,得马上走。」


不可欺」的教条,曾语重心长地教导我说:「朋友妻,不可不欺,不欺朋友肯定


生气。」而且当年也曾积极拥戴过高大全,主张让我贡献出叶子,让寝室众人扒


光了轮奸,更嚣张地提出想让叶子每晚都到寝室侍寝,供大伙儿集体淫乱的混账


主意。


像这样一头流氓,我怎么放心把如花似玉的叶子交到他的手上?不过,当我


严词拒绝后,何晓桦也开始劝我,说让我放心,朱子豪一定不会对叶子乱了规矩


;还说她愿以自身担保,留在我身边作抵押;说朱子豪一旦给我戴了绿帽子,她


马上就勾结我也给朱子豪戴顶绿帽子。


充满知性和艺术魅力的美女对我说出这样一番话,让我有些怦然心动。心说


就算朱子豪针对叶子下了毒手,那我有如此美人可以插入鸡巴、狠狠抽送,也不


算亏。


我征求叶子意见,叶子说她一切听我安排。我考虑再三,还是答应了朱子豪


这厮。


接机那天,叶子不想在我分别几年的死党跟前丢脸,刻意打扮了一下,上身


穿着低胸飘逸的白色小开衫,下身穿一件薄纱短裙,腿上穿着肉色亮光长筒丝袜


,脚上则是一双可爱的白色高跟淑女凉鞋,看上去温柔端庄、贤淑大方。


我目送她跟朱子豪并肩远去的背影,忽然觉得心里酸酸的。凭我对朱子豪的


认识,叶子是绝对会被他扒光了压在身下干上几次的,失身已成必然。不过,对


于叶子被朱子豪干,甚至被朱子豪往身体里射精这种事,其实我并不太在意,而


且还觉得挺刺激。


但想到叶子是要跟朱子豪去扮演新郎新娘,要在朱子豪的亲戚和乡邻们的众


目睽睽之下,以新娘子的身份与他共赴洞房,心里就不是滋味。我还没跟叶子办


过婚礼呢,哪怕是假的。


朱子豪带着叶子走了,我也没心思再去吃饭、跳舞、泡温泉,于是带着何晓


桦回到家,准备随便对付点东西吃。何晓桦进门后很自然地脱掉鞋子和丝袜,光


着脚走进客厅,笑着对我说:「屋子不大,但很温馨。一看就知道叶子是个贤慧


女人。」


我急忙谢谢她的夸奖,又取出果盘请她吃,却不料她笑着拒绝,说想先洗个


澡。我心里一紧,忙带她去卫生间。卫生间里有点儿乱,盆里堆着一堆没洗的脏


衣服,有我的,也有叶子的。


音,似乎还闩上了门闩。我无奈地隔着门上的毛玻璃向卫生间里张望,心里暗骂


自己没提前在卫生间里装上高大全提供的间谍设备。


我家卫生间的门中间有好大一块毛玻璃,隔着毛玻璃虽然不能看清里面的情


形,但却大致可以看个轮廓。所以,我此刻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里面一团肉乎乎的


颜色在动,却根本分辨不清哪是何晓桦的乳房,哪是她的屁股。


半个多小时后,卫生间里又传来何晓桦的声音,她说:「刘伟,我走得匆忙


,忘记了带换洗的内衣和睡裙。你女朋友的可以借我穿一下吗?」


我心里一荡,忙说可以,几步冲进卧室,帮何晓桦选了一套叶子的睡裙。我


承认,我很邪恶,我选的这套睡裙,是叶子的一套情趣内衣,黑色高透,裙摆短


得只能挡住半个屁股,而且配套的内裤还是条丁字裤。


当我把这套睡裙隔着门缝递进去后不久,里面就传来何晓桦一声娇羞的低喊


:「刘伟你好坏,居然让我穿这种衣服。」我在外面嘿嘿荡笑,说:「我们家叶


子只有这种睡裙,我也没办法啊!」里面没动静了。


过了一会儿,卫生间门打开,何晓桦红着脸走了出来。不过令我绝望的是她


并没有穿那套透明情趣内衣,而是依然包着那条大浴巾,裹得很紧,只留下两条


大腿供我瞻仰,连胸膛都掩得死死的。


我经验老到地往她胸前瞄了瞄,发现高耸之处依稀能看到两个小小的凸点,


于是心下了然,心说这妞儿是真空包装,里面没戴胸罩,直接只披了条浴巾,估


计内裤也没有穿。


从她洗完澡就要换衣服的行为来看,是属于那种有洁癖倾向的女人,这种女


人是绝对无法容忍洗完澡不换干净衣服的。


何晓桦注意到了我的一双贼眼,红着脸娇嗔:「看什么看,怪不得你跟子豪


那头猪那么要死要活的好,原来都是一类货色,全是色狼。」


我吞了口口水,红着脸谦虚说:「哪里哪里,我比你家朱子豪差远了。」


何晓桦盯着我的眼睛说:「你坦白告诉我,朱子豪是不是在大学的时候很风


流?」


我赶紧摇头,矢口否认说:「哪里哪里,那小子在大学的时候看见女孩儿就


脸红,在我们整个学校都有口皆碑,绰号一尘不染美少年,诚实可靠小郎君……


」听得何晓桦掩嘴「噗哧」一笑,说:「去你的。你俩一丘之貉,没一个好东西


。」


何晓桦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不明白我的阴险心思,认真地打量了我几眼,


说:「这个主意不坏。不过,做男模很辛苦的,有时候要一动不动几个小时,你


行吗?我可不会付你钱。」


我奸诈地笑了,一边说:「哪好意思让美女付钱。」一边麻利地脱掉了T恤


和裤衩,很快就一丝不挂地站在了何晓桦面前。


何晓桦晕生双颊,红着脸问我:「你干嘛?」


我故作惊讶地说:「做你的写生模特啊!」


何晓桦吃惊地瞪大了眼,半晌才说:「我说呢,你怎么会这么热心……好吧


,既然你喜欢做裸模,那就来吧!」说完转身走向卧室。


我心里一喜,顿时胡思乱想起来。心说这妞儿不会是怕我跟她索要报酬,想


先施展美人计,给我来一个以身相许吧?明知绝无可能,但还是忍不住想入非非


,挺着勃起的阴茎跟了进去。


进了卧室后何晓桦就开始布置,指使着我光着身子搬椅子,选了一个背着书


架的角度,让我坐在藤椅上,翘着二郎腿,以手支颐作沉思状。


我故意装作很笨的样子,总是摆不对姿势,惹得何晓桦一边娇嗔说我:「笨


得像头猪。」一边过来亲自指导,手把手地教我摆姿势。


她把事做得很绝。我愿以为通过这种伎俩,可以使她双手无暇再去抓浴巾,


从而可以一览春光。却不料她狡猾地找了仨塑料夹子,把浴巾给夹住了,让我阴


谋没能得逞。


但她来指导我摆姿势的时候,还是免不了近距离的肌肤相亲,这也让我心猿


意马、想入非非,呼吸着她头发上的洗发波香味,感受着她近在咫尺、不时与我


接触的柔软娇躯,心里欲海翻腾,阴茎胀得生疼。


何晓桦站在我背后指导我「以手支颐」的动作,但我故意总做不到位,气得


她直接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拉着放到了合适的位置,气呼呼地批评我:「好笨


!」却不料在她伸手去拉我胳膊的时候,身子低了一下,一双饱满坚挺的乳房刚


好压到了我的背上,让我心里一荡,阴茎更加坚挺。


摆好我手臂的姿势,何晓桦又转到我身前,帮我摆腿的姿势。这时,夹住她


胸前浴巾的夹子已经松动,我在她不注意的情况下,轻轻一个小动作,顺利把那


个小夹子搞掉了。何晓桦浴巾散开,露出了雪白的胸膛和硕大坚挺的乳房,看得


我激动不已,恨不得猛扑上去,吸住她的乳头,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奸淫。


西。」


我诧异地说:「很正常啊,怎么啦?」


何晓桦红着脸道:「你知不知道,你那玩意儿一直挺立着的样子很丑?你看


过哪个人体画作,里面男模的阴茎是勃起坚挺的?」


我的脸也红了,说:「岂有此理!我光着身子看着你这样一个半裸美女,哪


儿有阴茎不勃起的道理。除非我是阳痿男。」


何晓桦红着脸说:「你想想办法,让你的阴茎别老勃起。」


我诧异地说:「这是自然反应,我哪儿有什么办法。要不你教我。」


何晓桦威胁地向我扬了扬拳头,红着脸说:「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可以想


办法自慰射精。我们学校男模都是先射精后才来上画的。」


我心里一动,心说这也算是业内秘闻,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的。怪不得那些


人体画作上,所有男人的阴茎都是耷拉着的,原来是先射精,后给人当模特。我


意味深长地看着何晓桦,说:「想要我射精其实很简单。譬如说你就可以……」


「你想得美。」何晓桦红着脸娇嗔,说:「赶紧去卫生间自行解决。」


我被逼无奈,只好苦着脸去卫生间。


不过进了卫生间后却眼前一亮,看到了何晓桦褪下来的半透明薄纱小内裤和


肉色长筒丝袜,顿时鸡巴雄风再起,急忙拿起她的小内裤坐到马桶上,然后把她


的丝袜套到自己的双腿,又用那条薄纱小内裤套住了坚挺的阴茎,开始闭着眼,


想着何晓桦火爆的裸体打飞机。


就在我刚刚进入状态,享受着从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却


被打开了,穿着一身黑色薄纱情趣内衣的何晓桦站在门口,红着脸看着我,娇嗔


道:「果然如此!你居然穿着我的丝袜,用我的内裤摩擦你的阴茎。」


我吓了一跳,说:「大姐,这样会导致阳痿的。我用你的丝袜和内裤,也是


为了增加刺激,好早些射精嘛。」


何晓桦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算了,你别非礼我的内裤了。还是让我来帮


你吧!」


我眼睛一亮,说:「难道你要让我把阴茎插进你的身体,在你身体里射精?



何晓桦唾了一口,说:「你想得美。我用嘴来帮你吧!」


朋友的漂亮未婚妻要给我口交!我眼前一亮,赶紧把她的内裤丢到洗衣机上


了不使阴茎勃起,都需要射精,不过很少有男模是靠自慰射精的。我们这些女学


生,会让自己看顺眼的男模干,让他们把阴茎插入自己的身体,然后在自己身体


里射精。」


我听得肉紧,使劲儿用手揉着她坚挺的乳房问:「你也让男模干过?让他们


在你身体里射过精液?」何晓桦娇喘着点点头。


我又问:「都在哪儿干?」


何晓桦说:「就在画室旁边的男厕所里。大家都心照不宣,谁也不会把这事


儿当事儿。有时候好几个班在上人体课,要用不同的男模。那时男厕所里就会有


好几对男模和女学生在交配。我们学校里有句谚语说:美术系男厕所里的精液比


尿都多。」


何晓桦的话让我激动得不得了,探着嘴巴想去跟她接吻,却不料她拼命躲避


,说:「不要。」我问:「为什么?接吻而已,又不是插入。」她娇喘着说:「


我对接吻忒敏感。被男人一吻就会动情动得厉害。我怕到时候会忍不住,让你把


阴茎插进身体。」


我一听之下更是坚持,却不料何晓桦拒绝得很坚决,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不过当我低下头去吸吮她的乳头和乳房的时候,她倒没有抗拒,只挺着胸让我吸


吮,嘴里呻吟得更大声了。最后我是在何晓桦的嘴里射精的。


何晓桦的口技很好,明显受过专业训练。在我射精后,她还把我射到她嘴里


的精液,都吞进了肚子里,感动得我不得了,表决心说坚决要做好她的男模特,


宁肯阳痿也不再勃起,逗得她直乐,娇嗔地赏了我一记化骨绵掌。


帮我射完精后,何晓桦又穿上了叶子那套情趣内衣,看得我刚软下去的阴茎


,差点儿又再次勃起。这次我没有故意捣乱,阴茎既未勃起,姿势也摆得很到位



不过何晓桦并不买账,说我怎么也摆不出那种深沉思索的姿势,好好的经典


Pose让我一摆,就成了一副风骚招嫖相,整个儿一小白脸面首架势。气得我


要跟何晓桦肉搏,结果被她一记无影脚重伤,差点儿失去性功能。


何晓桦画功非凡,大概不到半小时就画完了。我急忙跑到她跟前去瞻仰,搂


着她半裸的肉体一起看画,她红着脸挣扎,却被我抱得更紧,最后只得无奈放弃


,警告我说:「别揉我下体,我会受不了。」


我一边摸着她的大腿一边去看画,看了一会儿后就叫起了撞天屈。我委屈地


要撕画,何晓桦护着不让,问:「干嘛呢,画得不好?」我哭丧着脸说:「惟妙


惟肖、极其传神,堪称鬼斧神工。」何晓桦诧异地问:「那你干嘛还一副苦大仇


深的样子?」


我苦着脸说:「这画儿绝对不能见人,尤其不能让叶子看见!你看看你画的


我,一副淫荡表情,结果阴茎还是下垂的,软趴趴的。这画儿挂到治疗阳痿的男


科医院行,就说我是患者。」


何晓桦听了我的话直乐,说:「你这么一说,还真像。人家男模虽然上画的


时候阴茎不勃起,但人家的表情也圣洁,不像你这么猥琐淫荡。你这副表情再配


上软趴趴的阴茎,还真有点像是阳痿患者。」


我苦着脸说:「你就不能实事求是地画?画我雄风大振的时候,阴茎坚挺的


时候,一柱擎天的时候?人的气质不能改变,但阴茎是否勃起却可以改变啊!」


何晓桦笑着说:「以前还真没画过阴茎勃起时的人物像。因为那些画作是要


交给老师评分,或拿出去展览的,画个阴茎坚挺的男人,会让人觉得是色情作品


。不过,要画你倒也没这么多讲究,反正这是练笔的作品,又不用公开。」


我捏了捏何晓桦的乳房,表示很赞同她的观点,然后说:「那咱们雷厉风行


,马上开始?」


何晓桦笑着摸了摸我软趴趴的阴茎,说:「它行吗?好像很没精神啊!」


我精神抖擞地说:「这简单。只要你配合,一会儿保准它雄风大振、一柱擎


天。」


何晓桦呵呵笑着说:「不着急,还是等它自然勃起吧!我先去帮你做饭。」


说罢起身,穿着那套裙摆只能遮住半个屁股的透明内衣去了厨房。她的下身没穿


内裤,走动间阴毛毕露、诱惑无比。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校园骚货】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