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人伦】   www.i34s.com   点击:加载中

周雨听了吐了下舌头,说:「这么厉害……」


见了面,互相介绍了下,坐下来,周雨心里生出一股莫名的紧张,好在林海


萍只问他一个问题就是他多大了,周雨忙告诉人家:「我今年整好二十。」


林萍点点头却说:「听若冰说了你的情况,我们还是同乡,我也是海都的人,


只是十八年前的地震时我刚好出国了。」


林萍的语气透着一丝亲切,让周雨的情绪顿时缓和了下来。她也仅和周雨说


了这两句,然后就和于若冰自顾地聊起来,两个男人也识趣地在一旁做着忠实的


听者和看客,看着两个美丽的女人欢快地畅所欲言也未偿不是件美事。两个女人


从美容聊起,也聊起了从前,甚至是互相揭着当年的糗事。周雨对她们说的以前


的事也不是很懂,也就没多在兴趣,只是偶而陪以一笑。


从咖啡厅出来,于若冰就让周雨开着早准备好的一辆车送林海萍,正式做起


了全职司机。至于车行,那里是于若冰出资的只是由别人照看的生意,自然没问


题。这份工作并不复杂,只是按照林海萍指出的地名开车就行了。到了目的地,


林海萍不叫他,他就老实地在车里候着就行了。


如此三天,周雨倒也自在。第四天的下午,林萍让他把车开去海边,想去休


息下,晒晒日光浴。这几天下来,两个人也渐渐熟悉了,周雨说话也不再如初见


时那么拘谨,称呼也由「林总」改为了「萍姐」。


他边向海边开着车边说:「晒日光浴?萍姐不怕晒黑了?」


林萍笑笑说:「黑点健康。先找地方买些海滩上用的东西。」


周雨点点头,把车停在了一处专卖店外。两人下车去买了两身晒日光浴的行


头和其它应用之物。


海边人头涌动,穿着各色行头的红男绿女们在海滩上尽情戏闹,尽情享受着


海水的洗礼和阳光的拥抱。林海萍和周雨先到海水里游了几圈,又到一处人工的


淡水池泡了个舒服的澡,然后找了一处相对静些的地方各铺了张滩布躺下来晒起


了太阳。


周雨躺在那并无睡意,他看了看一旁的林海萍,她在腰腹上盖了条浴巾,四


肢舒展地躺在那,似是已睡了,一身连体的泳装衬托出凸凹有致的好身段,雪白


修长的双腿光圆丰润,湿漉漉的头发松散地遮住了半张脸……一切都透发着成熟


迷人的气息,周雨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猛然又脸上发热,忙收回了目光。他看


到不远处有两个十几岁的男孩正在戏闹着,其中一个躺在沙滩上让另一个将其用


没人追,你还拿我当小孩了?哈哈。」


林海萍则说:「男人倒是有,可最多逢场作作戏罢了,这把年岁了找个真心


好的也不容易了。」


周雨从倒视镜里看了一眼略显忧郁的林海萍,说:「也不尽然啊,你看若冰


姐和坤子不就挺好的?」


林海萍一笑说:「他们是挺好!说实话看着他们那腻味劲儿,真有点羡慕嫉


妒了。」


「不是有句话叫与其临渊羡渔不如退而结网吗?羡慕他们就自己也行动起来


啊!」


「哈哈……你个小毛孩子,你还一套一套的。你莫不是也让我找个小朋友一


起过日子?我可不行……也没那魅力!」


「你行的,我看你比若冰姐还有魅力。」


「行了,别频了!你个小孩子还懂魅力,要是让你找个40岁的女人做老婆你


愿意?」


「我愿意啊,要是像萍姐这么好的我就愿意,哈哈。」


「去,少来!说正经的吧!你父亲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前夜还通过电话了。」


「哦,肾衰竭这病不好医。想根治除非换肾,换了风险也不小……」周雨点


点头沉默不语。


周雨口中的父亲其实是他的养父,他家里所有的长辈在他一岁多点就在那场


大地震中全部去世了,他是被人在一堆瓦砾中抢救出来的,当时他正在已经断了


气的父亲奋力弓起的身子下面。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后来一位同样


在地震中失去了双亲和妻子的姓周的汽车修理工到收容所领养了他。


周师傅还有一个亲生的儿子叫周雷,在地震中失去了一条手臂。所以他一身


修车的本事是自小学起的,可天生有点叛逆的他却又偏偏不愿待在父亲身边,就


跑到另外这座城市。他之所以知道他是被收养的,也是无意间发现了领养证,但


天生乐观的他也只是惆怅了几天便恢复如初了。


一年多前,养父查出患上了肾衰竭,每隔一段时间就是去做一次肾透,钱是


大把的花,自己攒了大半辈子的钱光了,周雨这时才知道钱到用时方知少的滋味


了,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少,不再四处游混了,老老实实地在车行检车修车,


的男根……他身上有两个特长,一个就是摆弄车的技术,另一个「特长」则就是


他的「老二」了。无话不说的朋友们曾经赞叹,他那玩意足可以和欧洲色情片里


的男优媲美。


一声低沉的哼叫,周雨痛快地释放了一次快感,铺在下体边的毛巾上足足泄


了一大摊。周雨起身收拾残局,手机也在此时响了起了。拿起一看号码,是哥哥


周雷打来的,忙接通了电话。


「哥,咱爸……咋爸又严重了这两天,他不肯去医做肾透了。」电话那头传


来哥哥周雷急切的声音。


「啊?爸他怎么了?为什么不肯去了?」


「还不是心疼钱呗!」


「是不是钱又不够了?」


那边沉默了了一会,「都怪你哥我没本事啊。让你一个人张罗……」


「哥,说什么呢?你别急,我明天就打钱回去,你好好照顾爸,就说钱的事


好办!」


……


挂断了电话,周雨就开始翻所有的衣服口袋和银行折子,最后算了一下,加


起来才不过有3000块而已,因为一个月前刚刚给家里打了一些钱,现在所剩无几。


他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这点钱咋好往回寄?他点了一根烟,边吸边捉摸法子,


想到最后也只能是先向朋友借点,于是便开始给熟人打话,可打了一圈,不是对


方假推说钱紧就是假装听不清,答应借点的也只是几百块而已,最后他播了坤子


的电话。


「明天借我点钱,手上方便吧?」


「多少啊?是不是你爸爸……」


「没事……」周雨掩饰着自己的急切,本想一次多借点,可话到嘴边又收住


了:「7000行吗?」


「好,明早你来取吧!」


挂了电话,周雨又一头倒在在床上。他刚才之所以最后才打给坤子,是因为


他知道坤子肯定会帮忙,但如果能和别人借到钱就尽量不找坤子,他不想太多打


扰好哥们的生活,他曾亲耳听到过,于若冰嘱咐坤子少和以前的狐朋狗党们来往,


毕竟现在不比从前了,要注意下身份和形像了,虽然那些人中未必也包括他周雨


店房间。林海萍照例一头钻进了浴室,周雨坐在沙发上有一眼没一眼地盯着电视,


喝了不少酒有些犯困。林海萍从浴室出来时,他已经在沙发上昏沉睡去了,竟然


还打着小呼噜。林海萍不由淡淡地笑了下,看了看这个俊朗的小伙子,想想他的


身世遭遇竟生出几分由衷的怜惜来,叹了口气伸手去推他轻声说:「周雨,起来


去洗洗再睡,这样会生病的。快醒醒……」连叫了几声方把他叫起。


「萍姐……我睡着了……没有什么事了那我回去了。」周雨有些难为情地站


起来。林海萍则说:「怎么,还客气上了?呵呵,听话去洗洗!时间还早,睡一


觉回去!就是不睡也得洗洗呀,这一身的酒气。」


周雨犹豫了下心想:「我一个大男人还没个女人爽快!」然后就点头去浴室


了。


放好了水,周雨脱光了衣服泡进了浴缸里,别提多舒坦了。不由自主地就想


到了林海萍刚才那关切的语气,心里一阵感动,脑子里却又同时浮现出她穿着浴


袍,头发裹着浴巾,身上处处无不散发着成熟女人特有魅力的模样来,想到这男


性的荷尔蒙又开始做怪了,下体不能不已地就生机勃勃了。他脸一红,用力在自


己脸上打了一下,努力地不再想下去了。快速地洗着身子,然后草草地用淋浴露


搓了一遍就冲干净,拿浴巾擦干。


这时外面响起林海萍的声音:「我给忘了,里面没有浴袍,这有一条可能你


用小点,可也能穿,你将就一下吧!」


话到人已到了浴室外了,门被拉开了一道缝,一支手托着一件白色的浴袍探


伸进来。周雨心里一紧,慌忙地穿起底裤,胡乱歪身就去伸手取浴袍,不想忙中


出错脚下一滑,「哎哟」一下倒在浴室地上,摔的屁股生疼,手上却还拽着浴袍


的一角把它拖了进来。


林海萍在外面一听就知不好,肯定是摔了,她有过体会,浴室是瓷砖铺的地


面,再淋上水,摔一下很疼,甚至会很危险。她下意识地一把拉开了门,「你没


事吧?」


周雨连忙去浴袍披上坐在那草草系好带子,「没事……就是疼了一下而已。」


他缓缓起身。胯骨有点作痛,但感觉没什么事,他故意笑了下表示没事就走


出浴室来。坐到沙发上,周雨才发现左腿脚踝外侧擦破了,已经见了血丝了。


「出血了,去医院看看去!」林海萍转身想去换衣服走人。


周雨连说:「不用的,没那么金贵!」说着伸手就拉住了林海萍,不想两人


尤如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升腾的欲火一下子给浇灭了,哪怕是明显感受到大男


孩下体那团火热已找到路径向体内窜来。她猛地施出了全身的力气推向身的男人。


周雨正然兴奋的扶正的分身对准了花径欲入,紧要关头一把被推开了,没等


回神来,身下的女人已爬起身来三两下抓起浴袍遮着身子跑进了浴室,浴室门被


狠狠地关上了……


周雨怔了,好半天缓过神来,尽管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可还是有点想不通


林海萍的举动,他起身到浴室门口。「萍姐……」好一会门开了缝,却是周雨放


在里面的衣服裤子被扔了出来,紧接着门就关了上,里面没有了声音。周雨默默


穿上衣服,「萍姐,你……怎么了,都是我的错……」「你走吧,我脑子有点乱,


没事的,我不找你你不要来!」林海萍的语气显得些许激动,甚至有点语无伦次。


周雨答应着,向外走去……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