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丝袜足交技师】(第十一章)   www.i34s.com   点击:加载中

呀,屋里不热啊!那你还抱着靠枕干嘛?」


「大姨我没事儿,你放心,我只是有点肚子疼。」


大姨一听我肚子疼哪有不关心的道理忙问:「肚子哪儿疼,给大姨看看,大


姨原来是护士很有经验的,你把靠枕拿开呀。」


我一听顿时汗冒得更厉害了,可依旧死死抓住靠枕。大姨已经意识到我的反


常,不由分说,一把扯掉了靠枕顿时呆住了。


我见大姨已经看见我裤裆的异样顿时瘫软下来,内心的不安与下体的胀痛融


为一体,化作眼泪流了出来。


「大姨,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好怕,我不想让您看见的。」


「把裤子脱了我看看,」大姨严厉的对我说到,可我不敢,怕自己的暴涨的


肉棒吓着大姨。


于是我坚持着说:「大姨,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你别管我。」


大姨哪相信我的话,不等我说完已经伸出手抓住我裤子使劲向下拉,运动裤


本来就松,一下就被大姨脱到了膝盖。我裤裆的帐篷已经很明显了,我脸红得要


命,死死的抓住内裤不让大姨继续脱,「大姨,我真的没事儿。」


可大姨根本不迟疑,又抓住我内裤向下拽。


「大姨几十岁的人了,以前一直当护士,你那玩意儿看得还少吗?快点把内


裤脱了让大姨看看,不然以后大姨的丝袜脚不给你玩了啊!」


我见大姨如此坚决无奈只得慢慢脱下了内裤。被压抑已久的肉棒一下弹了出


来,挺立在大姨的面前。


大姨虽然知道会看到什么,但一看到我已经涨的乌红跟年龄不相符的肉棒还


是吃了一惊。怎么会是这个样子?颜色红得发紫了,而且小文才16岁勃起后怎


么会这么大?不合常理啊!大姨心想着。我转过头不敢看自己的肉棒也不敢看大


姨。


「这个样子有多长时间了?」大姨问到,「从昨天晚上就开始了,一直都这


样,我以为今天会消下去的,可还是没有。」


大姨明白了,会什么我的肉棒颜色会这样红,是因为长时间的勃起导致的,


而且如果再这样下去,可能就会引起供血不足。


大姨又问「昨天晚上为什么会这样,小弟弟不可能平白无故勃起的。」


我不敢告诉大姨实情,难道告诉大姨边看偷拍视频边用她的丝袜脚直接摩擦


看着我正忍受着痛苦的煎熬,大姨真恨不得马上帮我射出来,小文,大姨来


帮你。


大姨知道该怎么做了,亲切的对我说:「小文,不要怕,大姨不怪你昨天的


事了。小文已经长大了,有这些想法很正常。你现在的情况,大姨知道该怎么办,


待会儿就好了,你乖乖躺在沙发上,剩下的让大姨来。」


大姨说着轻轻抚摸着我的头,我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大姨见我放松了,


开始了她的计划。小文为什么会勃起?就是因为小文长期对丝袜的迷恋,再看见


了丝袜足交,这一下长久以来的性冲动被唤醒了,不得到满足不可能软下去。现


在要让小文射精的最好办法就是用自己的丝袜脚去满足他的欲望,摩擦肿胀的阴


茎,大姨心想着。


大姨坐在了我的腿边,把自己的裙子快速拉到了腰间,把自己性感的丝袜下


体彻底暴露了出来。我一看几乎透明的肉色丝袜紧紧裹着大姨丰腴的下体,淫光


闪闪,肉感光滑的丝袜大腿靠着我的腿,感到又是一股血液流向肉棒。大姨要做


什么呢?我正纳闷。大姨弯下腰脱掉了高跟鞋,接着把两只诱惑无比还散发着浓


烈足味的丝袜熟脚抬了上来,放在了我的大腿上。丝滑的丝袜熟脚一与我的皮肤


接触我感到一股血液就涌向了我的下身。


我知道了,大姨要跟那个视频里的熟妇一样,用她的丝袜脚摩擦我的肉棒!


我一见到这场面,加上本来大量血液聚集在下体,激动的几乎要晕过去。天


哪!大姨要用她的丝袜脚摩擦我的小弟弟了!我不敢想象原本视频里的画面会发


生在我的身上,16岁的我居然会享受到48岁大姨性感无比的丝袜脚的抚慰。


我因为激动身体在偷偷抖动,肉棒也已经在微微颤抖着向大姨丰满性感的丝


袜下体致敬了。


大姨看到以为我是紧张,于是笑着说:「小文别怕,大姨是来帮小文治病的,


待会儿不仅不难受还会很舒服的,小文不是最喜欢大姨的丝袜脚了吗?现在大姨


的丝袜脚要跟小文的小弟弟玩个游戏,好不好呀。」


大姨以为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她忘了我勃起的原因,就是因为看见了丝袜


脚摩擦肉棒的画面。


我用微微颤抖的声音回答到:「大姨我不怕,小弟弟想要和大姨的丝袜脚好


好玩游戏,我准备好了。」


大姨笑笑,慢慢抬起丝袜脚向我高涨的阴茎伸去。


了天,然后小文不仅会好起来,而且会成为真正的男人。」


我不知道大姨什么意思,只知道这种感觉来自小弟弟与大姨丝袜熟脚的摩擦,


大姨右脚大拇指张开隔著丝袜夹住我的冠状沟,脚趾间被绷紧的丝袜刚好勒进了


沟缝里,我的肉棒就这么被大姨的丝袜熟脚稳稳的夹住。我感到大姨的右脚虽然


没怎么动,但依旧有快感源源不断的传来,随着大姨左脚的滑动,我的肉棒特别


是龟头,仿佛深深陷进了由大姨丝袜脚构成的快感旋窝。我好希望能永远陷在这


丝袜旋窝里,那强烈的刺激让我肛门紧闭。


大姨的丝袜脚还在继续,我看到丝袜足底已经被龟头分泌出来的那种粘液打


湿了,这下大姨的丝袜变得好透明,大姨熟透的肉足透过浸湿的丝袜显得红彤彤


的。大姨应该也是感到自己的丝袜脚已经被那种粘液打湿了,说到:「看来小文


的小弟弟很喜欢大姨的丝袜脚呢,已经开始向大姨丝袜吐水了,这表示小文的小


弟弟很享受大姨的丝袜脚哦,既然小文的小弟弟这么喜欢大姨的丝袜,那大姨让


它更舒服些好不好啊小文?」


我听到大姨的言语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恩了一声抬起腰身继续享受大姨的


服务。大姨让我的肉棒龟头继续贴在自己的丝袜脚底,大拇指夹住龟头。脚来回


滑动,让龟头从自己肉感光滑的丝袜足后跟一直蹭到足尖,长长的水印顺着足部


动作渐渐打湿了大姨整个丝袜足底。


啊!原来小弟弟直接与丝袜脚摩擦感觉是这样刺激,大姨的丝袜脚真的好棒


啊!我要大姨以后都为我这么摩擦。我血脉膨胀,看见大姨诱惑十足的丝袜大腿


正随着自己的足部动作而微微晃动着,简直就是无声的诱惑。我忍不住了,伸出


期待已久的双手抚摸起大姨的丝袜大腿。大姨肥美的下体摸上去肉感十足而且再


裹上薄薄的丝袜更是增添了一种神秘引诱的触感,所谓熟肉配丝袜就是这种感觉


吧!


大姨知道我正在充分享受她的丝袜下体,不仅不害羞反而增添了情欲,看来


小文这孩子已经深深被自己姨妈的成熟肉体吸引住了,以后只有自己才能满足小


文日益高涨的欲望。大姨感到有一丝得意,于是说到:「对小文,就是这样,大


姨的丝袜腿都是你的,小文想怎么享受大姨的丝袜下体都没有关系,怎么舒服怎


么弄,大姨的脚也好喜欢小文的肉棒。以后大姨的丝袜脚要天天和小文的小弟弟


玩游戏」


大姨说着应该是感觉我的肉棒已经受到了足够刺激,于是开始改变足部姿势。


诱惑代表着我与大姨不能让外人所知的秘密。我感到有一种特别强烈的刺激感由


弱到强,慢慢在我肉棒的头头那里聚集,是尿吗?可觉得好烫好浓啊?可不一会


儿逐渐那种刺激的感觉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刺痛。让我不免叫了出来:


「大姨小弟弟好疼啊,不像刚才那样舒服了。」


大姨听到停下动作,喘着气问:「怎么了小文,是哪种感觉?」


「就是大姨的丝袜脚摩擦起来感到特别疼,停下来就不疼了。」


大姨听到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未经人事阴茎的皮肤还比较嫩,刚才这么


持续的摩擦已经把皮肤磨破了,再摩擦所以我就感到疼了。可大姨看到我通红的


阴茎龟头胀大,知道我已经是一触即发,快到精关了。大姨看到我因为那强烈的


肿胀感满身大汗,明白必须让我射出来才能解脱,可这么下去已经不可能再有快


感了,怎么办?难道强行摩擦直至射精吗?大姨有些束手无策。


这时原来当护士的经历在大姨脑中浮现出来。大姨原来在医院当护士会帮射


精困难的病人射精赚治疗费。那些小年轻病人看到一个跟自己妈妈年纪差不多的


中年熟妇护士给自己手淫,想必场面也是淫靡万分那里控制得住,强烈的手淫刺


激加上内心的冲动往往就飞快的射了。可有些病人特别是上了年纪的已经是身经


百战,平时就只对小护士感兴趣,看到一个中年护士给自己打飞机根本达不到射


精的程度。


这时大姨就会穿上超薄黑色连裤丝袜、高跟鞋,走到病房,先让病人过足眼


瘾,充分利用自己丝袜下体的诱惑。然后拉上床帘坐在病床床尾,撩起裙子把自


己的丝袜腿完全展现出来。那些个中年病人的老婆个个都年老色衰,不是排骨就


是酒桶,哪里见过如此丰腴性感的成熟丝袜下体,这时一般病人的裤裆都顶的老


高,知道这个中年熟妇护士是来帮自己射精的,连忙脱掉裤子把勃起的阴茎暴露


出来。


这时大姨一般会让病人的阴茎尽量靠近自己的丝袜腿,几乎就要贴上丝袜,


然后大姨开始帮病人手淫。随着手淫动作,病人的龟头会不时挨上大姨的丝袜,


这样的刺激已经足够了,那些病人一会儿就会在大姨的手心里射的一塌糊涂,甚


至会射中大姨的丝袜腿。


这是大姨的秘密方法,比起单纯的手淫刺激不知要强多少倍。大姨还想起平


时自己在医院因为来回走动出汗多,不穿连裤袜时就会穿短丝袜,避免脚汗直接


捂在鞋里发臭。而自己为有些病人手淫时,病人看见自己脚上穿的丝袜,会提出


就可以避免小弟弟跟丝袜直接摩擦了啊,所以不会疼,而且磨起来感觉还是一样


强烈。大姨来你们这儿后一直在穿连裤袜,没想到带来的短丝袜居然这么排上了


用场。」


我不理会什么短丝袜、连裤袜。只知道尽情享受大姨丝袜脚的摩擦带来的快


感。我感到那种强烈的刺激感重新在肉棒头部聚集,越来越涨,越来越浓。大姨


的丝袜脚像挤牙膏般把那种感觉从棒身挤压到了龟头,一下又一下,都给压到了


龟头。越来越涨,越来越刺激。啊!这是什么感觉,好像快要憋不住了有什么东


西要出来了。


我看到自己的龟头颜色已经鲜红欲滴,已经涨成了一个小圆球,我感到大量


的血液在那里聚集。可仿佛里面有一道闸门禁闭,挡住了奔腾的能量,不让释放,


虽然很涨但就是无法冲开。大姨也感到了我的异样,因为刚才还在不停流水的马


眼现在已经干涸了,龟头涨得坚硬无比。


我感到现在大姨的每一次摩擦带来的不是快感而是压力了,我紧咬牙关浑身


颤抖。大姨看出我在苦苦煎熬,忙问:「小文,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感到小弟弟


有一种有什么东西要喷出来的感觉?」


「大姨,你说的意思我明白,我感到龟头好胀啊!像很多东西挤在那里要喷


出去可就是涨的厉害放不出去,就像涨满了尿可放不出来,不是我有意憋住,可


就是放不出来啊。」


大姨听到知道我已经在射精的关头,可精关禁闭不能释放。


「小文,你放松,马上就好了,只要让小弟弟里的东西出来就行了,小文就


会舒服了。大姨用丝袜脚再给你摩摩啊!」


说着大姨的丝袜脚开始加速套弄起来,丝袜熟脚隔着薄薄的短丝袜疯狂摩擦


着已经肿胀无比的龟头。


「啊!好涨啊!大姨不要!快停下,我受不了了,小弟弟涨得要爆了!」我


叫喊着,手紧紧抓住大姨的丝袜脚不让她继续套弄。


大姨见我如此痛苦顿时明白了。我早已经达到了射精点,可应该是有射精障


碍,不能顺利射精,输精管被关死了。这时再摩擦只能增加我的痛苦而不是快感。


说不定精液会冲破输精管。大姨知道现在不是要快感加剧而是要让我打开精关,


这个毛病第一次射精是最为困难的,只有通过多次射精才能逐步好转。


看来再这样下去,小文就要进医院了,办法只有一个了,大姨心里默念着。


啊!这是什么感觉?大姨在干什么?虽然还套着丝袜可我感到自己的肉棒仿


佛进到了一个湿润无比的洞中,不免微微抬起头向下看了看,一看顿时我惊呆了。


大姨居然把我的肉棒吃进了嘴里。


大姨左手握住我肉棒根部,抓着袜口。肉棒上段完全被大姨包在了嘴里。啊!


好麻啊!好湿润啊!大姨头部上下来回摆动,嘴唇紧紧包住肉棒,我的肉棒与大


姨的口腔仅隔着丝袜。可丝袜已经完全被大姨的唾液浸湿,紧紧贴在了肉棒上,


与肉棒混成一色。可大姨嘴里含进了如此大而且滚烫的肉棒,强烈刺激着大姨的


口腔壁,使得唾液大量分泌。


大姨的嘴已经包不下如此多的唾液,我的肉棒如同插进了一个充满液体的肉


洞,肉棒向大姨嘴里一插,大姨的嘴唇关不住那粘稠、巨量的唾液,「扑哧」一


声从嘴里向外四下飞溅,浸湿了大姨的脸,唾液还在源源不断流出。可大姨并不


在乎,我看到大姨忘情的吮吸着我的肉棒浑然不顾自己的姨妈形象,仿佛在品尝


世界上最可口的香肠,拼命的吮吸着,使劲摆动上半身,让我的肉棒在她的嘴里


尽情抽插,嘴里不停发出啧啧啧的声响。


啊!大姨这是怎么了,不过看起来真是淫荡啊!我心想着。


大姨柔软的嘴唇包住我的肉棒,大姨还在使劲吮吸着龟头。与丝袜脚的摩擦


感觉不同,我感到触电般的全身发麻。肉棒被人吃在嘴里原来是这种感觉。


我的肉棒居然在大姨的嘴里,大姨好像很喜欢我的肉棒。一种强烈的快感随


着大姨的吮吸不断袭来,我不能自已开始随着大姨的动作向上不停挺动腰部,想


让自己的肉棒插得更深一些,尽情享受大姨的口交。


既然你喜欢,那我就插得更深一些吧,你这个淫荡的荡妇。


我已经血脉膨胀,完全抛开了大姨是我敬爱姨妈的观念,只知道此刻自己的


肉棒正在这个熟妇的嘴里,而这个熟妇的阴部就在我的眼前,我要尽情在这个熟


妇的肉体上发泄。


啊!真爽,我双手抱住大姨的丝袜大腿,眼睛死死盯住大姨的阴部,渐渐的


我闻见了一股刺鼻的骚味。我不知道这股味道就是大姨的淫水味,大姨此刻吮吸


着我的肉棒,开始是为了吸开我的精关,可男人的肉棒本来就是使女人发情的指


挥棒,何况是吃进嘴里。渐渐的大姨控制不住了,开始忘情吮吸起来。大姨要尽


情品尝我年轻而坚挺的肉棒,大姨也忘记了此刻在自己嘴里的肉棒来自自己的亲


侄子。


里顶。啊!小文这孩子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招?好爽啊!我快受不了了,好想插进


去啊!此刻大姨享受着来自我的肉棒和舌尖的双重刺激,大姨已经抛开了乱伦的


束缚,多年未经人事的肉体已经快到爆发的边缘。


此刻我也是血脉喷张,我感到龟头里的那道闸门在大姨的强烈吮吸下居然渐


渐的在打开了,积聚已久的能量没有了阻挡一触即发,就等着最后的那一刻。而


且随着大姨的吮吸,快感还在不断集聚,如同千万只触手在抚慰着我的龟头。


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69式,丝袜熟妇吮吸着少年坚挺的肉棒,少


年隔着丝袜内裤也吮吸着熟妇的阴部,场面淫靡万分。我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


的一种感觉,只想着拼命抬动腰身,把肉棒狠狠向大姨湿润的熟嘴里抽插,不停


发出噗哧噗哧的声响,我感到龟头不时顶到了大姨的喉咙,顶的大姨阵阵发呕。


大姨的唾液在肉棒与嘴唇的交合处肆意飞溅。


我要操烂你这张淫荡的熟嘴。


我心想着同时把舌尖死命向大姨裤裆里顶。大姨浑身剧烈颤抖起来,身体渐


渐瘫软向我压下来,我几乎不用起身,脸就贴着大姨阴部。可大姨嘴里依旧死命


吮吸着我的肉棒。


快射出来吧!小文,大姨已经快不行了。


我也到了最后关头,我的龟头已经要关不住了,之前紧闭的精关已经几乎失


守了,好像有什么大量粘稠的东西堆积在端头要剧烈喷发出来。可这时的我出于


对未知的恐惧开始害怕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了。


「大姨,快停下啊,我感到有什么东西要喷出来了,我要忍不住了,大姨我


受不了,求你了快停下啊!」


可大姨并不理会,加大动作。我全身肌肉紧绷,感到巨量的能量聚集在龟头


内,噗哧、噗哧、噗哧,致命的快感伴随着大姨的吮吸、伴随着大姨肆意流淌的


唾液遍布开来,就如同渐渐张紧的弓弦,直到最后一刻。


那根弦已经最紧了,此刻就等待松开的那一刻。我感到此前那道禁闭的闸门


已经摇摇欲坠,剩下的就是喷薄而出。我已经渐渐关不住了。


啊!大姨啊,你对我干了什么?


我感到要飞起来了,那种喷发前的强烈刺激让我浑身发抖,我双手一放然后


死死抱住大姨左边丰满的丝袜大腿,不受控制的张开嘴把大姨柔软的大腿内侧的


腿肉咬在嘴里。


「小文,大姨不怪你,大姨哭是因为你的精液太腥了,而且你刚才死命咬大


姨的腿,大姨被你咬的好疼,你看你咬的好狠。」


说着大姨抬起腿把大腿亮给我看,我一看就发现大姨左边大腿内侧的丝袜已


经被咬滑丝了,破了洞。几道红红的牙印深深留在大姨白花花的大腿肉上。我看


到不免心疼起来,忙用手去抚摸大姨腿上的牙印。


「大姨,对不起,现在还疼不疼?我给大姨擦药吧!」


大姨听到后笑了:「好了,好了,大姨已经不疼了,谁叫大姨这么喜欢你呢,


全天下能为小文这么做的女人可能只有大姨一个吧。以后可不许对大姨这样啦,


大姨会伤心的」


说着大姨指了指丝袜上白花花的液体对我说:「小文知道这是什么吗?」我


看了看摇摇头。


「这就是小文的精液啊!」


「精液?干什么的?」


大姨噗哧一笑:「现在不告诉你,小文以后会知道的,小文以后只要感到下


面发胀只要把精液射出来就会好的,怎么样射了这么多现在好多了吧?」


「嗯,原来是这样啊,现在的确好多了,那以后大姨还会不会帮小文射精啊?」


大姨神秘的一笑:「小文乖的话,大姨就帮小文射精,不然就不帮。」


我听后连忙卖萌:「大姨,以后小文一定乖乖的,刚才小文的小弟弟在大姨


的嘴里,小文觉得好舒服哦。」我回想着大姨给我足交和口交的场景不免又开始


期待起来。


「对了,大姨,刚才你的下面为什么会散发出那样的味道啊?我闻着感觉好


兴奋哦,所以也控制不住才去舔大姨下面,大姨你不要怪我,我也不想这样的。」


大姨一听顿时脸红了:「小孩子,不该问的别问,以后就知道了,还不是因


为你大姨才这样。」


我一听知道肯定跟大姨的隐私部位有关,也不再多问。大姨这时把盛满精液


的丝袜小心翼翼裹了起来,拿在手上,把腿放下沙发穿上高跟鞋准备去卫生间清


理。这时大姨回头看了我一眼吃惊的说到:「什么,怎么还没有软下去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