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熟妇猛如虎】   www.i34s.com   点击:加载中

间动了一下,两腿一下张开,雪白的大腿根部整个暴露在局长眼前,粉红色的丝


织内裤盖不住如乱草的阴毛,缝隙中钻出一缕缕乌黑卷曲的阴毛,半透明的内裤


紧裹着鼓鼓的一团软肉,在灯光照耀下,两瓣阴唇的线条清晰可见,这一下局长


大开眼界,从XX上欠起身子,脑袋几乎扎进太茹裙子里,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直


勾勾盯着阴部,太茹吓了一跳,顺着局长的目光一看,才明白怎么回事,直羞得


满面绯红,轻轻喊了一声:「局长!」将两条腿紧紧合拢。


局长才又坐直身子,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接着汇报。」


但此时两人心里都有了异样的感觉,太茹只觉心里一阵燥热,渐渐热遍全身,


尤其下身又热又痒,还流出了一股股粘粘的浪水,薄薄的内裤一下就湿透了,顺


着肉缝直往下流,太茹怕湿了裙子不雅,忙站起身说:「局长,您先等会儿,我


去趟洗手间。」


走出局长室,太茹紧夹着双腿,一扭一扭地进了洗手间,天已经黑了,太茹


打开灯,撩起裙子一看,内裤粘粘的贴在身上,已全都湿透了,实在无法可想,


只能将内裤脱下来,但想到局长色眯眯的眼睛,不由又一阵脸红,下意识地伸手


拽这样一来,自己完全暴露在他眼前,太茹闭紧两腿坐好,继续汇报着,但时间


一久忘了裙子里是空心的,不经意地又分开了两腿,这一下可是春光外泄了,局


长坐在桌前正是为了能更好地窥视太茹,而且自己下体硬硬的,撑得裤子老高,


也能借此机会隐蔽一下,因为有了隐蔽性,所以他的眼睛更放肆,始终盯着太茹


雪白的大腿,盼着太茹动动身子,能一观裙内风景,机会终于来了,他怎能错过?


也是太茹裙子太短,两腿这一分,一下将整个肥屄完全暴露在灯光之下,浓密的


阴毛两边排着,中间一条鼓鼓的肉缝含着透亮的浪水,红艳艳肥嘟嘟的,两片阴


唇还在一下下蠕动,将浪水都挤出来顺着细缝往下流。


局长哪见过这样的美物,早已兴奋的忘乎所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生怕


漏掉一秒钟,下面悄悄伸手解开裤扣,掏出又大又硬的鸡巴,用手套弄,嘴里轻


轻哼哼,美快异常,哪知道太茹坐在对面,虽看不见他上边,但桌下两腿以及腿


间小腹却看得一清二楚,太茹听见局长哼哼,悄悄抬眼看个究竟,见此情景,发


觉自己不小心春光外泄了,但此时已被那又大又硬的大鸡巴迷住了,不但没合上


两腿,反故意将两腿分得大开,这一来将个大肥屄咧得张开了嘴,两片阴唇发出


「叭」的一声,左右分开,露出中间红红的浪肉和被浪肉遮遮掩掩的迷人洞,局


长的眼睛更直了,手上动作也加快了,太茹也忘了汇报工作,一双媚眼也直勾勾


身抽送如闪电,下下直捣花心,这一口气捣了足有上千下,捣得太茹屄中浪水流


个不停,将XX湿了一大片,太茹此刻真正是欲仙欲死了,魂儿都美出窍了,肥


臀机械地挺迎,嫩屄被抽插的一张一合,屄洞深处酥美至极,大脑一片混沌,口


中仍在浪叫:「对了,就这样,好……好……操得好啊!……美死了!」


渐渐太茹已痛快淋漓地达到高潮了,此时局长才知道,太茹就是真正的尤物,


当她高潮来临时,不自觉地香躯急速颤动,尤其是肥臀大幅度地乱颤,让人如同


陷入沼泽般,屄洞却在紧缩,紧紧箍住局长的大鸡巴,由于身体的颤动急速来回


摩擦,屄内浪肉全活了,有规律地有节奏地向内不停舒挤蠕动,不停吞吃狠咬,


屄洞深处另有一股吸力,不停地把局长的大鸡巴向太茹肉洞深处拉拽,越陷越深,


越缠越紧,到最后动动也难,这时,花心处又有一团软肉裹住龟头不住揉动,那


种感觉太奇妙了,实在不是人间能享受到的,局长如入仙境,经历了从未有过的


快美。可惜太茹无能的丈夫不能让太茹到达高潮,因此也未曾享受到太茹的美妙,


若非今天太茹红杏出墙,真要埋没了太茹。


此时的太茹也是魂游太虚,口中狂叫:「真要命……我死了……泄了……哎


呦……你也射了,好烫啊,烫得好美呀。」


两人都狂美到了极点,紧搂在一起很久才分开,太茹边找了张纸擦着下体,


边对局长说:「你看,挺紧的嫩屄,让你给操出一个大窟窿,这回家非让我丈夫


看出来,你害死我了!」说着把个肥屄凑到局长眼前让他看,还白了他一眼。


局长抱住太茹屁股拼命将太茹肥屄亲了一顿,笑着说:「你刚才美得乱颠乱


扭的时候,怎不说我害你呢?」


两人相视又一阵大笑,都觉得非常满意。经过这一次接触,今天两人再见面,


都是含情脉脉的,仿佛初恋的少男少女一样。到下午一上班,局长就召集大家开


会,宣布赵太茹升任财务科科长,大家都窃窃私语不知为什么,只有赵太茹得意


之中心里明白,这科长的职位是拿自己的屄换来的。


自此,赵太茹在民政局更加得宠,往往说一不二,比副局长的地位更高,单


位一些聪明人已看出其中的奥妙,对太茹拼命讨好,太茹心中高兴,局长自然另


眼相看,该升职的升职,该提干的提干,这些人无不感谢太茹的好处,于是太茹


更像公主一样在单位耀武扬威,心里也更想开了,不过是偶尔在局长面前脱脱裙


子,让他在自己身上痛快痛快,反正自己也不会少些什么,还能趁机享受一下。


但是单位里还有几个不识趣的人,看不起太茹的为人,不服太茹,总跟她对


刘虽不服,但局长在区里关系复杂,手眼通天,翻身是不可能的,也只有暗记在


心,知道自己是因为得罪赵太茹惹的祸,所以对赵太茹更是恨之入骨,时时在寻


找机会报复。这小刘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是黑社会里有名的人物,听小刘说知


此事后,立即将此事揽在身上,答应一定为他出这口气。而此时太茹正在得意,


那想到很快就要大祸临头了。


这一天,太茹又借加班为名,在单位和局长鬼混,局长今天特意吃了两粒春


药,这一气下来就是一个半小时,弄得太茹浑身象是散了架,连续四次高潮,浪


水流了一地,美得天旋地转,浑身软得像面条一样,真是过足了瘾,从单位出来


天已经全黑了,两条腿仍软得没力气,正好一辆出租车开过来,太茹伸手拦住,


坐上车,两腿一并,蹭到腿间被局长操得仍酥酥麻美的小屄,只觉浑身一软,忍


不住轻轻「唉呦」了一声,司机是一个大胡子,回头用粗重的外地口音问了一句:


「小姐,怎么了?」太茹有气无力地说了声:「没什么。」不由满脸通红,心里


暗暗好笑。汽车开了起来,在颠动中太茹合上双眼,实在是太疲倦了,不一会儿


就进入了梦乡,梦中太茹又梦见和小刘做爱了,阵阵舒爽,妙不可言,刚刚有些


知觉的小屄又酥麻起来,小刘的鸡巴好大呀,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插进来,太茹忍


不住格格浪笑,嘴里大声浪叫,连声喊着:「美死我了!美死了!」忽然小刘狂


笑起来,笑着说:「好个浪货!」太茹觉得似乎不对劲,这声音怎么这么真实?


一惊之下从梦中醒来,睁眼一瞧,天哪!怎会这样?只见自己赤身裸体地躺


在一个破床上,两条玉腿被高高架起,那个大胡子司机正趴在自己身上乱动,下


身肉洞中一条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正一进一出狠狠地操着,快感撞得头脑直发昏,


大胡子一脸的狞笑着说:「哈哈,你醒了,真是个浪货!睡着了都他妈会发骚!」


太茹的快感一下子被恐惧吓得无影无踪,不知自己怎会到了这里,想挣扎起来,


偏又被那害人的东西撞得浑身酥软无力,动弹不得,但心里的急躁又让她受不了,


于是拼命的大叫:「快放开我,你这个流氓,别弄了,快拔出来,唉呦……」


叫声忽然中断,原来大胡子不但没把鸡巴拔出来,反倒狠命地操进太茹屄里,


大出大进,弄得太茹一阵快美,出不了声了。大胡子也弄上兴致来了,一声不吭


的狂插,太茹美不堪言,闭目享受,两人都不出声,只听见太茹临近高潮的呼呼


狂喘,转眼又是半个小时,太茹的肥臀早已乱颠乱耸起来,浪水流得到处都是,


浑忘了自己正被人强奸,又一次高潮来了,太茹忽浪声大叫:「好,好,好美,


你真会操,操的我的小屄美死了,唉呦,这几下操在花心上了,真美呀,你操死


颤,蛇一样缠住身上的大汉,拼命索取,那大汉从未弄过如此娇媚的尤物,立即


感觉欲仙欲死,精液象水龙头一样喷射而出,颓然败倒。另一人见太茹如此淫浪


迷人,早已看的眼中冒火,推开同伴,提枪上马,太茹来者不拒,任人玩弄,自


己也恣情享受。


这一战就是四个小时,太茹有生以来从未享受过这么强烈的快感,直到几个


人全都在太茹身上得到满足之后,太茹的灵魂才渐渐的回到身体里,此时此刻,


才发觉浑身疼痛,低头一看,雪白的身体被弄得青一块紫一块,尤其乳房和下身,


更是惨不忍睹,太茹忍不住默默流泪。


那几个人个个心满意足,狂笑着扬长而去,临走还抱走了太茹那破烂不堪的


衣服,太茹挣扎着爬起来,强忍疼痛,蹲下身撒了一泡尿,尿液中混合着大量的


精液,足有一大碗,下身涨痛这才稍减。悄悄开门张望,幸亏外边一片漆黑,夜


已深了,太茹拖着满身的伤痛,趁着夜色,悄悄逃回家中。幸亏一路没有遇见人,


否则一丝不挂的走在路上,羞也羞死了。


经过这一次死里逃生,太茹从生理和心理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但没有


对做爱产生恐惧心理,反而有了更加深入的渴望。只要见到强壮的男人,太茹都


会产生强烈的欲望,以前喜欢清秀有才气的男人,现在见到他们,感觉没有一丝


兴趣,想想他们又细又小的下体,怎么能令自己满足,还是那些孔武有力的男人,


虽显得有些粗蠢,但身上充满了阳刚之气,被他们压在身下操弄,才能得到真正


的快乐。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太茹忽然喜欢到人多的地方去闲逛,集市、商场、步行


街等,只要拥挤,太茹就喜欢,去这些地方之前,太茹往往要刻意打扮,穿短裙,


配肉色丝袜,丝袜和短裙之间还要露出短短的一截雪白的大腿,而裙内一律是空


心的,稍稍拉起短裙就会露出肥白柔软的香臀。走在人群中,太茹总是寻找强壮


的男人,故意挤在他们的前面,时走时停,不轻不重地用肥臀撞击男人的下体,


感受他们身体的变化,往往不用几下,就能使他们坚挺起来,太茹很享受屁股被


一下又一下的戳弄,那种感觉使她如在云里雾里,又紧张又兴奋,很快,两腿间


的肉洞里就会流出浪水,有些大胆的男人甚至会趁人不注意伸手进太茹裙底抠摸


太茹的肥屄,更会让太茹快美异常,迅速到达高潮,泄出的阴精常常会弄那男人


一手,让他又尴尬又狼狈。


今天,太茹又找到了一个更加理想的地方,而且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刺激。


玉手,拉到后面,强让她握住粗硬的肉棒,太茹不自觉的握紧,大肉棒在太茹手


心里进进出出,太茹十分陶醉,仿佛那东西是在自己屄中来回抽插,肉洞中早已


泛滥了,两条大腿上各有一条小溪直流进丝袜里,纤巧的高跟凉鞋里粘粘的湿成


一片;又有一只手直捣黄龙,大胆的摸到了太茹两腿间,把玩太茹肥嫩的香屄,


源源不绝的浪水流了小伙子满手。太放肆了,太茹心里有些慌乱,还从没有人敢


这么大胆妄为,太茹轻轻挣扎几下,小伙子用力控制住了她的身体,丝毫动弹不


得,太茹不由得回过头来,和小伙子面对面,瞪视着他,小伙子却若无其事,手


上丝毫不停,但终究有些心虚,不敢正视太茹的眼睛。但却从太茹肩上居高临下


地俯视宽松的上衣缝隙里几乎完全暴露的玉乳,那对玉乳正随着太茹急促的喘息


不住弹动,太茹身上最隐秘的地方现在已完全被这陌生的小伙子占据了。


太茹想到这点,不由满脸绯红,轻轻咳嗽了一声,小伙子目光终于和太茹正


对,太茹从他眼中看到了欲望和野性。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