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理解的婚俗】【全集】-原创   www.i34s.com   点击:加载中

只见新娘的屁股随着外来异手的深入不停扭动着,试图摆脱那无法忍受的摧残却毫无用处。「噢……」小雪突然娇喘的叫了一声,嘴巴突然张大,大口的喘气起来,胸口不停地起伏,她急忙又摀住了自己的嘴,细腻的呻吟声顺着指缝传到了每个人耳朵里。


而裙子里的那双咸猪手则毫不怜悯的用手撑开了新娘的两腿,手就夹在新娘的腿间,一个劲地颤动着。谁都知道我爸在干嘛,谁都知道我爸的手在插哪里,这时候性奋和期待逐渐浮现在众人的脸上。


只见我爸在雪儿的腿间用手叼住或者抿住了什么,然后左右轻微而又急促的摇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有一种极大的快感,雪儿终于突然弓起了身子,捂着的嘴巴传出「呜……呜……」的呻吟,然后瘫在床上,急促的呼吸,脸涨得通红。


最后我爸在小雪私处间捣鼓了好一会儿,才把湿淋淋的内裤伴随着黏液从玉腿间褪下来,我爸忍不住放到鼻子前闻了闻。


「香不香啊?」旁边已有人忍不住问道。


「自己闻去吧!」内裤再度被抛出,再度引起哄抢。


「好,既然之前红枣已经找到,现在请新娘要坐在公公身上,两腿夹着公公的腰,抱着公公的脖子,含着枣子用舌头把枣子送公公嘴里……然后嘴巴还不能和叔公的嘴分开,公公要一边亲着侄媳妇的嘴,一边吃枣子,最后再用舌头把枣核送至媳妇嘴里去才算结束,我们叫做『借公生子』!」老女人怪叫道。


难怪之前跨门坎的时候只能穿着内裤,里面光着,两腿又是献图腾又是脱内裤,原来早就想好了最大范围的占尽新娘的便宜?这样就能让新娘的玉腿直接和她公公的兽腿接触,还可以让他们的那根东西直接磨蹭新娘的隐秘部位,这样还真的爽极。


周围人又是一阵起哄,只见雪儿羞红着脸接过那个从她胸部里掏出的红枣,含在了嘴里,我爸坐在椅子上,顺着他的那两条短腿往上看去,那个三角裤衩间露出来的丑陋玩意儿已经极度的在微微颤抖,紫红色的龟头怒立着,一丝淫液缓缓从马眼流出。


这时候主词人叫关灯,又叫所有人都离开二十米远,只见雪儿在我爸跟前慢慢地跨开自己的玉腿,两只玉雕般的手轻轻扶住许我爸的粗脖子,缓缓地坐下,随着嫩白色的裙裾一寸一寸往上掀,一双雪白柔嫩的修长美腿也渐渐裸露出来。


踩着高跟鞋,除了给人高贵感觉之余,也着实令人心头发热,尤其是在掀过膝盖以后,一双雪白大腿的内侧,亮晶晶、滑腻腻,乳白黏稠的爱液含羞乍现,渗出了雪儿紧闭的娇嫩玉沟,面对面直接坐在我爸那两条丑陋的毛腿上,确切的说,是直接坐在了我爸那竖起的老二上,此时女孩子隐秘的部位就这么和一个猥琐中年农民勃起的阴茎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众人发出了巨大的嚎叫声,甚至在鼓掌着:「许老二!爽吧?这辈子没白活了吧?」雪儿心不甘情不愿的用两条玉腿环着我爸的腰,白玉般的手臂抱着他的背,下半身在半透明的裙子下隐隐约约的黏合在一起,场景就十分淫荡了。


接下来我爸就双手托住小雪的细腰,像真的性交那样一下一下地顶着。小雪的身体本来就比较敏感,平时被人一摸她就会浑身无力、小穴直冒水水,现在被我爸这样真枪实弹一下一下的顶着,坚挺的硬物每次都顶中她那最敏感的地方,还有这么多人在看着,小雪似乎也迷茫了,双手抱着我爸的头,任凭我爸的猪嘴吸吮着她的香舌。


只见在昏暗的礼堂内,像女神一样洁白圣洁的新娘,衣衫不整的直接跨坐在一个看着就觉得肮脏猥琐的乡下老农身上,玉雕雪白的大腿就这么和肮脏的兽腿结合在一起,甚至是最隐私的部位也被猥琐大叔耸起的鸡巴重重的顶着,做着龌龊的淫靡动作。虽然似乎还没有真正进入,但我想那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我发现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忍不住不停地挠起自己挺立的裤裆来。


我爸似乎觉得仍不过瘾,改成单手搂在小雪的腰,另一只手将礼服从深V领口一把拉下,完美尖挺的娇乳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随着身体的晃动而抖动着,粉红色的乳头和乳晕看上去是那么的馋人,在场的男人包括我在内都看得直咽口水。在微弱的灯光下,可以看见高耸的玉乳在我爸手中不停地变化着形状,紧裹着的礼服也随之时凸时凹,好像随时都会破裂。


见火候差不多了,我爸开始有了更进一步的动作,我们只看到我爸下体突然猛然一挺抵住小雪的臀部,就看见小雪原本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大了,张开嘴似乎要喊什么,但是我爸快速的凑上嘴,堵住了小雪的嘴,屁股和下身又大幅度的往上抽动着,小雪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呻吟。


之后看见小雪轻颤着一阵娇喘,仰起头喘着粗气,然后老爸又将臀部狠狠顶了一下,而伴随小雪的是更大的颤抖,还有那小嘴里发出的迷人的喘息、呻吟。


来回几下之后,我爸的脸上已经涨得通红,再看小雪也是,我爸大口的喘气着,显得十分舒坦和兴奋,而小雪慢慢地也不再「呜呜呜」的叫了。


只见她裙子下的隐密私处更贴近男人的下体,我爸松开她的嘴后,她反而伸出舌头主动地亲吻着我爸的嘴唇,修长白嫩的玉腿更紧紧盘住我爸肥胖的粗腰,裙子下的玉臀开始发疯般的回迎、套弄着,大家都被她的举动惊呆了。


其它人还没往那方面想,但我对小雪的身体极为了解,所以我基本上已经猜到老爸在干什么了。


十几分钟的时间里,两人的动作做了差不多有上百下,小雪的呼吸也愈发急促起来,嘴里又开始发出了有点销魂的呻吟声,然后我发现她的身体轻轻颤抖、扭动起来。


过了一会,她的身体又是明显地一僵,嘴唇中发出了半声压抑的尖叫,然后就传出「咿咿、唔唔」的喘气声。之所以只有半声尖叫,似乎是因为小雪反应过来摀住了自己的嘴巴,但她身体表现出来的那副反应,还有陆续传出的呻吟声,谁都知道她刚才已经高潮了。


我爸的呼气就更加急促了,他屁股动的幅度愈发变大,头扬起来,似乎在享受着极度的快感。


亲眼看着一开始含蓄、温柔的新娘被人干上高潮,一般人都不会有这种香艳刺激的经历,大家都忘记了自己该做的事,一个个都眼冒绿光地盯着眼前几乎半裸的美女。


和往常一样,一旦被干上高潮,小雪就毫无反抗之力,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待宰羔羊,我爸托着她的腰还在继续冲刺,对她予取予求。


突然,「暂停!时间到!到此为止!」被主持人一叫,我爸差点儿就精门失守,但很快做了几个深呼吸稳住了。


两人从高潮的余韵中被惊醒,可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灯光更是在主持人喊停的刹间开启了,礼堂里面的大灯将现场照得大亮,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投向礼服下那几乎全裸的玉体,微微泛红的肌肤,还有那对在风中傲立的完美无瑕玉乳,刹那间几双冒着绿光的主人用目光将她强奸了无数次。


发现灯被打开,小雪更是不敢抬头,像鸵鸟那样将脑袋继续依偎在我爸的怀里。只见我刚才还端庄、娇柔的老婆,此刻却被别的男人以这样猥琐的姿势搂抱着,椒乳上的乳晕,还有那乳头都清晰可见,而且那玉臀竟然还在缓缓吞吐着,渐渐地,帐内女方的挣扎越来越小。


「各位,现在我们要开始今天最后一个节目了,也是今天最刺激的时候,大家张大眼睛哦,机会难得哈!」主持人宣布。


在这里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下,最后的节目当然是在床上进行了。此时的公公和儿媳妇都必须是全裸的,但为了给儿媳妇遮羞,通常床的四周都有一层纱帐被拉住,外边人就只有通过纱帐朦朦胧胧的看到里面,却看不真切。


在石柱走进帐前,我看他手中似乎拿着一颗偷偷从衣服中拿出来的药丸。


在他进入帐内后,便听见男人的呼吸声逐渐变粗重,我想石柱必定是看见一个浑身赤裸的千娇百媚的女人半瘫软在床上,那象牙般白皙的肌肤、性感富有弹性的腰肢、天鹅般修长的脖颈、雪白傲人的双峰、浑圆结实的臀部下两条修长却充满肉感的大腿,全都赤裸裸地展现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下。


说不定在那性感的两腿间,粉红色的娇嫩洞口还微微张开着,男人的精液与女人的体液从里面淌下来,两侧的小阴唇更是红肿不堪,同时从大腿根的深处流出证明受到凌辱的白浊液体,无论谁都能一眼看出眼前的女体曾经经历了怎样的云雨激情。她的胴体更散发出高潮后如同春药般诱人的体香,观来艳若桃花,令人欲火焚身。


接下来主持人就问了石柱:「好,石柱,你看到公公跟媳妇有没有传承香火下去啊?」按照以往的答案都是有,但石柱竟然回答:「没有!」顿时令纱帐外的众人错愕不已,连主持人也当场傻在那。但石柱却紧追着问:「所以现在理应是轮我帮他们家传香火啰?」毕竟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既然连唯一看得见的检查者都这么说了,主持人也只能无奈地点头答应。


只见纱帐内男人的影子马上饿虎扑羊般扑到床上,趁人不注意时把那颗药丸塞进小雪嘴里,然后马上紧紧地吻住她,不顾新娘的反抗与挣扎。渐渐地,帐内女方的身体挣扎越来越小,而且那傲人的修长美腿不知何时已盘住男人的腰。


石柱见时机已经成熟了,就把新娘扶成狗爬的体位,只见帐内的女体上半身趴在床上用手支撑着,一对坚挺高耸的丰满乳房羞辱地向前挺立,像两座高耸的雪峰,愈发显得丰满挺拔、性感诱人,下半身丰满浑圆的臀部随之高高翘起。


摄人心魄一幕在终于上演了:男人挺着坚硬的阴茎跪在新娘身后,在新娘丰满的屁股后面举起粗大的生殖器,慢慢对准了新娘高高翘起的臀部中央,搂着她纤细的腰,另一手用力地揉捏她胸前坚挺的乳房,把龟头顶在那早已湿成一片的阴道口上,深吸一口气,将坚硬高翘着的阴茎对准新娘的阴道狠狠地插入。


在帐外的我们只听到「噗哧」一声,随之「啊……」一声羞答答的娇啼从帐内传出来,似乎是小雪经不住那强烈的刺激。只见纱帐上影子内曼妙的女体一颤一颤的,上半身仰了起来,身体变成了S型,新娘的头猛地向上一仰,全身一阵剧烈的痉挛,接下来便是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


在「噗哧、噗哧」的插穴声中,帐内女性圆满的屁股被高高的抬起,一次次地迎接着男人的冲撞。男人的屁股向后抽动时,新娘都不由得浑身一颤,抬头向后仰成弓形,外面的人都能看见那直挺挺的黝黑阴茎连接着洁白的臀部,两人联成一体的性器官在众人面前暴露无遗,那种感官的刺激,使纱帐外的观众亢奋得神情错乱。


众人们似乎可以看见新娘阴部被粗大的阴茎堵住,两人下体的接合处紧密得没有一丝缝隙,黏滑的液体不断从两人的交合缝隙中渗出,女性向后挺出的臀部被男人不停地撞击着,只听到那鸡巴抽插出入时的淫水声「噗滋、噗滋」不绝于耳,男人小腹和新娘丰满的臀部发生「啪啪」的碰击声,而新娘抽搐的双腿证明着她正在承受前所未有的巨大快感。


随着越干越激烈,石柱又变换了一下姿势,从后面拔出阴茎,然后自己坐到床上,让新娘的正面转向自己,再让小雪的手扶直鸡巴,阴户由上到下对准自己粗大的阴茎坐下。


众人见此在屋外小声私语:「新娘要坐莲了。」这个姿势不但让男人可以节省精力,而且因为女方必须要分开双腿坐在男方的大腿上面,也就是坐在男人的阴茎上,全身最主要的受力点就是两人凹凸交合的部位,女方体重大部份都压在了这一点上,因此如果要想真正坐到男人身上,女方就只能让阴茎最深的插入阴道,而且不管阴茎有多长,都必须全部吞没掉后才行,否则自己还是悬在那里,落不到实地,所以这种姿势能特别容易插进别的姿势难以到达的深处。


只见外面的众人死死盯住纱帐内美妙动人的身体,只见到那惹火的娇躯慢慢地往下坐,诱人的玉臀慢慢地吞没那根罪恶的源头,很快地那根黑色粗大的阴茎便全部消失在新娘屁股间。只见男人鼓胀的小腹和女人纤细的腰肢靠在了一起,两人又重新连成一体后,那根粗大的阴茎看不见了,但大家都知道那东西正插在女人的洁白身体内。


只见石柱用左手托住小雪的上身,右手捧着她的臀部,开始不断地带动她动人的娇躯上下插拔,高高提起、重重捅入,新娘丰满的双乳在急剧地甩动,渐渐地,洞房中「噗哧、噗哧」肉棒在新娘嫩穴里穿插的声音拌合着「唧唧、叽叽」一记记抽提带出淫液的响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加上两人紧密结合的肉体不断重重碰撞的「啪啪」声音,使得昏暗的礼堂里弥漫着浓重的淫荡气氛。


「啊……啊……啊……」礼堂中划过一阵阵隐约的女子淫叫声,回荡在昏暗的空间内,令人听得不禁火热起来。


渐渐地,新娘也好像忘记是在被人当众奸淫了,只见纱帐上那妖艳勾人的身材,一双雪白无瑕的大腿叉开,高举着盘缠在男人的腰上,随着男人奋力的顶撞而上下摇晃;一根粗大的阴茎在那诱人的雪白玉臀中上下进出,她那丰腴的双峰便如波浪般前后地摆荡、跳动着。


三十分钟过去了,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众人也都看得出来石柱就要射精了,只见他的身体绷紧了,抽动的频率加快了,女人的呻吟声也变成了鼓励声。


然后只见石柱胯下深深的往小雪胯下一顶,把阴茎紧紧地插入雪儿的下体,全身抖动,连打冷战,而雪儿身体软绵绵的任由男人的生殖器在花心里喷射着精液,像石柱这种强烈的喷射与插入的深度,确实很容易让女性怀孕。


风雨虽停,花芯已落。


我站在纱帐外,看着另外一个男人在我妻子的阴道里射精,看着他在我妻子的子宫里播种,我看到他大声呻吟着,身体不停地抽搐,一次又一次把他的精液灌注进我妻子的身体。


接着男人抽出肉棒,还没有完全变软的肉棒离开女人阴道的时候,还发出轻微的「啵」的一声。


当石柱掀开纱帐走出来时,众人在纱帐掀起的刹那惊鸿一瞥,只见到刚刚被奸淫、经历了雨露洗礼的小雪,似乎仍沉浸在火山爆发后的高潮韵味、疲软的慵懒气氛中,全身娇弱无力的躺在床上,双眸迷离失神,被揉捏了数百次的酥胸仍然坚挺高耸,两片红肿的阴唇间渗落着一条浊白的精液,犹如夹心饼干中间的奶油。那精液随着她的呼吸晃动着,颤巍巍、慢慢地从她的双腿间源源不断地流下来。


接下来的状况整个就是一团乱,一群野兽般的男人喘着粗气,盯着纱帐内那曼妙动人的女人,一个个要求入帐内检查,主持人碍于风俗的规定也只好一个个放他们进去检查,不过由于要检查的人实在太多了,因此有时不得不一次放三、四个人进去,然后进去的人似乎连看都没有看就直接扔下一句「没有」,随即扑向我那如花似玉的娇妻。


只见在纱帐的正中央,男人们围着着新娘,一手握着她那对诱人的丰乳,另一手扶着那挺翘的诱人玉臀,再往下可以看到一根男人的生殖器正在小雪的双腿间进进出,在灯光下似乎还可以看到沾在男人阴茎上的淫水正闪闪生光。


我看着小雪的双手被人捉着扣在后面,只能摇着屁股让人前前后后的做着活塞动作,两颗圆润的美乳摇晃着,而二人交合之处也溅出淫荡的汁液。不时有爽完了的男人提着裤子掀起纱帐走出来,而同时也有新一批男人解着裤子钻进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继续流逝,礼堂内的所有人全都沉浸在的强烈的性欲中,没有人怜香惜玉,因为被干是别人的老婆而不是自己老婆,床上的男人们更加不必约束自己,干起来放得更开、更加起劲、更加无所顾忌,都比平时在家中和老婆做爱时超水平发挥出一倍以上的能力。


男人们一个接着一个争先恐后地和小雪发生性关系,而且他们全都可以不用戴保险套,用最爽的肉贴肉方式插入别人老婆的阴道进行奸淫,达到高潮后就用他们充满生命的精液一遍又一遍地冲刷浇灌新娘的子宫。大家似乎可以看得到新娘的阴道和子宫被精液灌得满满的,一颗颗精子穿过玉门关向深处游去。


漫长的凌辱使得小雪羞愧难受,但同时受着性爱洗礼的小雪浑身散发出一种诱人犯罪的魅力,将女人的美丽全部展现出来,彻底暴露在这帮禽兽面前,一次次被他们摆弄成各种性交姿势奸淫,此时纱帐中的淫靡情景简直是不堪入目。


到后面有人更是夸张,竟有人直接把小雪拖出纱帐外,让她弯下腰,双手扶着床沿,他则站在后面对着小雪丰满的屁股插入。这顿时使场面混乱起来,毕竟之前还有层纱帐隔着,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也没说什么,毕竟这是习俗,可是现在那层薄薄的隔膜被捅破了,众人看到新娘现场表演的活春宫,都禁不住欲火焚身,一群饥渴到已化身为禽兽的男人变得没什么好说了,纷纷扑向身旁的女性,开始开启另一边的战场。


只见在礼堂的一个角落里,十几个男人围成一圈,把两个女人围在中间,女人们的身体早就被按倒在地上,长裙和乳围也已被脱下抛在一旁,无数只大手滑进她们的裤内,心急的把她们的小内裤扯下,另外一些手又去揉她的乳房,我从那叫声和那硕大无朋的双乳依稀猜得出那是我舅妈。


别致的胸口和乳房,一滩浓精正沿着她乳房的曲线缓缓下滑,还有些则黏在她的乳头上。两条修长的玉腿间,两片原本该是紧闭着的外阴唇和内阴唇都外翻得开开的,整片内外阴唇都沾满了白花花的黏滑液体,连四周的阴毛以及附近的大腿内侧处都逃不掉被玷污的命运。


狼狈外翻的内外阴唇之间,还不时着流出白白黏黏的液体滴向床上,小雪这时候小腹仍是小幅度快速的抽搐颤抖着,随着每一两次比较大的抽搐,外翻的内阴唇也随着一张一合,在每次阴唇的张张合合间,又会有更多的液体流出来……我知道,这些是男人的精液。这些男人不断地、轮流地一直持续轮奸着新娘,并且都没戴套,全部直接射精在她的阴道里面。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没心情再洞房了,早早睡下迎接明天。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