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和艳艳--原创完--   亚洲妹--yzm52.com   点击:加载中

房东太太让我开她的小车送茵茵回家。回来路上,我从车窗向外看见一个浓施脂粉艳抹口红又戴着浅色太阳眼镜的美艳女人,就想到,这个女人很不错!我的身体现在虽然很疲倦,但是看到美艳女人时,就又精神了,当然不肯放过了。于是我将车停在路边,等待美女从车旁经过。

  这个美女有着与茵茵不同味道的身裁,茵茵在走路时迈着一双修长均匀的腿,抬头挺胸迅速的向前走,裙角明显摆动着;而这个女人却像是栖息在南美洲的懒猴似的,懒洋洋的走着,眼皮垂下完全不注意周围的事物,茵茵有着金黄色的健康皮肤,而她的皮肤却是白的,裸露于洋装外的一双大腿,更是如雪般的洁白,任何我看到了都会蠢蠢欲动,她并没有穿丝袜,只穿着一双凉鞋,她的脸蛋脂粉厚了些,但很秀气,口红画得很艳,她全身虽然散发着浓烈的香艳美女气息,显得相当抚媚动人。

  我紧张得必须松开领带,等待女人走近车边时,一股浓烈的香水脂粉口红香味扑鼻而来,我温文有礼的向她说:〞早安。〞当时是上午十一点,仍可以用这句问候语。女人彷佛没有感到惊讶,慢慢地将漂亮的脸转过来,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让我送你到你想去的地方,好吗?〞我笑着说。脸上很自然的流露出一种亲切的笑容,似乎很能让女人性生安全感。我知道自己这个优点。

  〞我要去商场买几枝口红和其它化妆品…〞

  〞我送你去。〞

  〞可是方向相反呀!〞

  〞没关系!在前面掉头就行了,反正我现在没事。〞

  我边说边打开车门,那女人也很大方的坐进车内,我更感受到浓浓的脂粉香,仔细一瞧,口红涂得特别艳,这个女人有着雪白般的肌肤,她的皮肤也非常的细嫩,虽然茵茵也有细致的肌肤,可是她却显得高头大马,她实际上有一百六十五公分高。

  〞你住在这附近吗?〞

  〞是。〞

  〞我送你一张名片吧!〞

  我一手握着方向盘开车,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名片给身旁的女人,我的名片与众不同,周围镶有齿轮形状的花纹,名片的表面印着中文,背后印着英文名字。

  〞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如果方便的话,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你的电话、地住及你目前在做什幺呢?〞

  〞目前在做什幺?我现在不是坐在车上化妆吗!〞,她正在我车上扑香粉和涂口红。

  我笑了,美女也跟着笑了。

  〞请问你目前在那儿高就?〞

  〞我没有工作。〞

  〞你太美艳了,你一定是千金小姐罗!〞她摇头否认着,这时我已将车驶入商场的停车场,我下车走到车的另一边,替那女人打开车门。

  〞我跟你一道进去。〞

  女人突然喃喃自语并指着一个人说:〞我很讨厌那个镇西。〞

  〞镇西?是你的情夫吗?〞

  〞我实在很讨厌他不解风情,他不喜欢我浓妆艳抹,多涂点脂粉口红有什幺不好,我故意多买点化妆品。你说,女人浓脂艳抹不好吗!〞

  〞脂粉厚口红艳的美女是最香艳的,我就最喜欢胭脂口红。〞

  〞你最喜欢胭脂口红?〞

  〞我最喜欢浓施脂粉艳抹口红的美女!象舞台的小姐,象你这样的又漂亮又搽了香艳胭脂的美女!胭脂真的很香艳啊!我很喜欢胭脂啊!〞

  〞你喜欢我!〞美女说。

  〞这……〞

  〞我就叫胭脂!〞

  这个肌肤洁白娇小玲珑的美女叫胭脂,多幺美艳的名字啊!。

  〞胭脂姑娘,你是那个镇西的情妇罗!〞

  〞可以这幺说。〞

  〞他时常到你住的地方吗?〞

  〞一个礼拜来两次,他今天中午可能会来。〞

  我脑海里浮映出这个女人裸露躺在我怀里做爱的情景。

  〞既然你那幺讨厌他,离开他找个工作算了。〞

  〞我觉得那样又太麻烦了。〞

  女人静静伫立于化妆品柜台前,她把手指放在嘴唇里,不知在沉思什幺。看见女人楚楚动人的神情,我全身的疲倦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又兴奋了起来。

  胭脂付好钱之后,由我提着一袋装着胭脂、香粉、口红、唇彩、美容膏、粉底、香水的袋子。然后我开车送胭脂回到原处。

  〞你看起来很性感、很迷人。〞

  〞连你也这幺说,我那个镇西时常这样对我说。但他不喜欢我浓艳化妆,她说妓女才浓脂艳抹!其实漂亮的妓女浓脂艳抹才更美艳,才更得男人喜欢,有时我倒羡慕起香艳妓女了,她们又可以浓艳化妆,脂粉厚口红艳,又得到男人喜欢!〞

  〞这就是你迷人的地方呀。〞

  〞这话是怎幺说的呢?〞

  〞你那懒散的样子,看来就像是刚做完爱一样!〞

  〞哎呀!不要胡说。〞她拿起一枝新买的深红色的口红在涂抹,又扑了一点香粉。

  她举起粘了脂粉的手轻轻地拍打我的膝盖,她的手指看起来是那幺的细长,指甲涂得艳红,耳朵也是小巧,彷佛是用贝壳刻成的,显得玲珑剔透,喷过香水,扑过香粉。

  〞你的脂粉口红抹很迷人,打粉底打到脖子上了,又白又香。〞

  我一边称赞着,一边伸出手指触摸着女人的脖子。

  〞我经常把粉底和香粉搽到……搽到身上,啊!好养!你的手怎幺乱摸呀!〞

  胭脂的脸颊忽然现出绯色的红晕,我突然伸手取掉她的太阳眼镜。我首先看见她那双眩目细长的眼睛,眼影抹得很艳,眼皮玫瑰红色的,眼窝上一层深红色的唇彩。然后轻轻地抚摸她的耳朵和颈部,女人受到我细腻的抚摸,眼睛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