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事一起偷自己老婆   亚洲妹(yzm52.com)   点击:加载中

王政是和我一个单位的同事,自从上次两人碰巧在同一家发廊巧遇后,便开
始一同鬼混。昨天上午他神秘的跟我说,周末晚上,有个他认识的少妇发春,已
经说好了,晚上等他男人出去出差后,就可以上。一听这么好的事,原本当然不
能放过,可惜周末我正好也要出差,便推辞了。但还是好奇的问道是哪家的少妇,
这么风骚。王政得意的开始扯了起来,说这个少妇那叫一个风骚啊!胃口也大的
很,可惜她男人不中用,上个月,在一个咖啡馆搭讪上手后,当晚就去开了房。

  一听我来劲了,恨不得推掉工作上去尝个鲜。但最后问道那少妇的地址的时
候,我惊呆了!居然是我家的地址,因为王政没来过我家所以不知道。难道他说
的风骚少妇就是我的老婆?那我不就成了那个不中用的男人了?我不愿相信这是
事实。

  可王政的描述,让我简直难以置信,他嘴里描述出来的少妇和我老婆许琳一
模一样,一米60的个子,丰满挺拔的胸部,雪白的肌肤还有那披肩微卷长发。

  「那娘们的胸部软的很,特别那两个乳头,是暗黑色的,脱光了往床上一扔,
那饱满的乳头让人看了特别来劲。下面的毛也多的离谱,我玩过那么多鸡,还没
见过这么多的,俗话说的好。毛多必淫嘛!」王政的话,让我坚信那个少妇就是
我妻子了。但我怎么也不敢想象,我那迷人的妻子,会在咖啡馆,让一个王政这
样相貌一般的男人勾搭上了床。而且还想趁我出差的机会把别的男人带回家。

  当天我就回家质问了妻子,她怎么也没想到我会知道了一切。她解释的理由
是:我整日在外工作,却老让她看一些色情小说,寂寞难耐之际,才会和别人的
男人有染。

  这点我承认,可能是我的特殊爱好吧。总喜欢在网上找一些色情小说给她看。

  老婆是个白领,平时工作也不忙,休息的时间较多,在我的影响下,老看一
些色情小说,也难怪会春心泛滥。哎,可惜老婆这么一个美人儿居然让王政给弄
上了床,在我眼里,他只配和一些低级野鸡上床才对。要是被他知道,是我老婆,
那我的脸面往哪割。出面阻止是肯定要被他知道的。

  最后,老婆居然提议周末我不去加班,就和王政一起来。我问为什么,谁知
道原来上次她一冲动居然让王政再找个男人一起来她家,现在反正我也知道了真
相,索性让我和王政一起来保险一点。我左思右想,觉得确实没有别的好办法。

  再加上老婆一句,你不是老想我和小说中的女主角一样嘛。这次虽然是迫不
得已,但也好歹如了你的愿了。

  我听罢,对准她翘起的肥臀就拍了下去。换来老婆一阵娇呼。她也不示弱,
割着裤子一把抓住我早就一柱擎天的男根道:「已经变的这么硬了,哼!一个星
期没做过,今天是不是想使坏!」

  「那次,王政怎么勾引你的?」我一把将老婆扑到床上问道。

  「讨厌啦…」

  「快说!不然我和他去说。」边说,我已经褪掉了老婆的睡衣,那两粒暗黑
色的乳头早就想豆子般勃了起来,分外显眼!

  「说什么?说上次和你上床的那个少妇是我老婆吗?咯咯……」许琳发出一
阵银铃般的悦耳的叫声。我再也忍耐不住,举枪上杆。两人都格外的兴奋,一边
做,我还一边问她和王政的事。老婆羞答答的不肯说,但在我的上下夹攻下才娇
喘吁吁的说了出来。

  原来,那天老婆因为休假,一个人在家无聊,便看了一个上午的我精心准备
的A片。看的整个人酥痒难忍,脑子里一片浑浑噩噩,本想出去喝杯咖啡,谁知
道那个王政上来搭讪,看见老婆满脸红晕,大胆到尽说些黄色的事情,结果才出
咖啡馆,就把老婆哄去了开房。

  第二天,我就把周末的应酬推掉,和王政说好了周末晚上一起去。就这样,
连续几天我都和老婆夜夜春宵。每每谈到周末的事情,我都特别兴奋。直到礼拜
四,老婆说要我养精蓄锐,那两天才没有做爱,我还开玩笑的说,要存满货,到
时候和王政一起修理她。她就一个劲的咯咯咯咯的笑。

  礼拜六很快到了,我和老婆逛街买衣服,时间很快过去,下午的时候,老婆
接到了一个电话。

  她吱吱唔唔的,说了些什么也没听清楚,但脸上泛起的红晕,我就觉得不对,
一问之下,原来是王政打来的电话,赶紧问她说了些什么,可惜她一句讨厌啦就
打发了,见状我也没在继续逼问。

  吃过了晚饭,我才离开家,和王政说好六点碰头的。

  大概7点半这样子,我又回到了家,当然,是和王政一起。

  「这就是那骚娘们住的地方,在三楼。」王政指点着报出了我的家此时的我
心情异常激动。可不,边上这位相貌普通的同事,等会可能就要进入我那迷人的
老婆的体内,而我却只能扮演另一个陌生人,不但要亲眼看着他和老婆做爱,甚
至可能要装成个色鬼般侵犯自己的老婆。但不知怎么的,我却还夹带着一丝兴奋!

  精虫活动的异常频繁,不知道等会该怎样面对,可别露出了马脚,那就丢脸
丢大了。

  「没问题吧?这可是个有夫之妇。」我故意问道。

  王政得意的在我肩上拍了几下道:「横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就是因为有
夫之妇才够味!下午我早就打点好了。」想到下午他打给老婆的电话,我故意问
道:「怎么个打点?」

  「下午我给那娘们打了个电话。她说老公在边上,六点才走。嘿嘿。」王政
一边上楼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