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惡魔的童話故事之糖果屋】 - 全国最大成人色情网   本地演示   点击:加载中



  很久很久以前,在大黑森林里,住着一户以做扫帚维生的穷苦人家,

   一个爱喝酒的爸爸、一个辛苦的妈妈、还有一对调皮的小兄妹;

  有一天,小兄妹因为贪玩、没有做完家事,被妈妈处罚到森林里採草莓。
             他们在森林里遇上了

  专门把爱吃爱玩的小孩烤成薑饼的女巫,小兄妹不小心被森林里的女巫抓去了,然后……

***********************************             《剧中主要人物》

  韩赛尔(Haensel)……

  葛蕾特(Gretel)……

  女巫(Witch)……
***********************************

          小恶魔的童话故事之糖果屋(1)

  在大黑森林的边上,住着一个贫穷英俊的樵夫,他和美丽的妻子还有两个孩子与他相依为命。

  樵夫的儿子名叫韩赛尔,虽然年纪还小,可是长相真是俊美无比,眼睛好像天使般的纯洁,无论是那个女孩子见了,都一定会立刻爱上他。

  樵夫的女儿名叫葛蕾特,皮肤像牛奶般白皙,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笑起来比玫瑰花更娇美,真是可爱极了。

  樵夫家里很穷,每天砍柴来卖,根本赚不到什么钱来买食物,而这一年正好遇上王国物价飞涨,樵夫一家更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连每天的面包也无法保证。
  这天夜里,愁得辗转难眠的樵夫躺在床上大伤脑筋,他又是歎气,又是呻吟,恨自己没用,赚不到更多的钱来养活自己的妻子和小孩。

  终于他对美丽的妻子说:「咱们怎么办哪!自己都没有一点吃的,又拿什么去养咱们那可怜的孩子啊?」

  「听我说,孩子的爹,」樵夫美丽的妻子回答道:「明天大清早,你就把孩子们带到远远的密林中去,在那儿给他们生一堆温暖的火,再给他们每人一大块面包,然后???」

  善良美丽的妻子忽然脸色一红继续道:「咱们就去林子里,找些有钱的猎人,我来卖身赚些钱,把他们单独留在那儿。他们不认识路,找不到我们,咱们就不用怕他们知道母亲为了他们去出卖身子了。」

  「不行啊,老婆,」樵夫说:「我不能这么干啊。我怎么忍心把我美丽的妻子,拿来让那些肮脏的猎人干呢,孩子还可以再生,如果说把孩子们丢在丛林里喂野兽,那还差不多呢!」

  「哎,你这个坏蛋,」妻子说:「你怎么可以对那一双可爱的孩子那么坏心眼呢?我不这样干的话,咱们四个全都得饿死啊!」接着她又苦口婆心、没完没了地劝他,最后,樵夫也就只好默许了。

  那时两个孩子正饿得无法入睡,正好听见了母亲与父亲的全部对话。听见美丽的母亲和父亲的对话,葛蕾特伤心地哭了起来,对韩赛尔说:「亲爱的哥哥,这下咱们俩可全完了。父亲那么坏心眼,早晚把我们丢在丛林里喂野兽啊,呜呜呜???」

  「别作声,葛蕾特,」韩赛尔温柔的安慰可爱的葛蕾特「你要是再出声,哥哥立刻把你的衣服全脱光,在你赤裸裸的身子涂上野蜂蜜,让森林里的大熊来强奸你,吵吧,你再吵吧。」韩赛尔天使般纯洁的脸孔下,有的是比恶魔还要黑的心肝,他是个天生坏胚子。

  葛蕾特从小让韩赛尔玩弄身子到大,自然知道哥哥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立刻默不作声。

  韩赛尔等两个大人睡熟后,他便移开自己的木床,拿出一个皮革囊,找出一瓶魔法药粉。

  这是他上次利用可爱的葛蕾特,向森林里的魔法精灵勒索来的战利品之一。
  韩赛尔知道魔法精灵十分的纯洁,于是就故意带葛蕾特到精灵出没的地方,然后让葛蕾特脱光衣服,用手指抚慰自己的私处,葛蕾特不敢违背哥哥的话,便脱光衣服,用手指开始抚摸自己的下体,由于韩赛尔每天都要玩弄葛蕾特的身体,所以葛蕾特很快就进入情况,蜜水一股一股的流出。

  有三只魔法精灵很快的就上当了,纯洁的魔法精灵从没有过性经验,看到可爱的葛蕾特,用她美丽的小手,揉捻着她那花一般的嫩处,发出音乐般好听的呻吟声,然后分泌出花蜜一般的蜜水,魔法精灵都迷惑了,不知不觉便越来越近葛蕾特,想要更仔细的看清楚。

  然后韩赛尔忽然间就冲出来大喊:「你们这些坏精灵,想要对我纯洁的妹妹做什么?」,然后用两只手抓住两只吓呆了的雌性精灵的脖子,用脚踢翻那只想逃的雄性精灵,并踏住雄性精灵翘起的阳根。

  精灵们都吓呆了,不住的求饶,说愿意献上自己珍藏的宝物,韩赛尔就放那只雄性精灵去拿,然后趁雄精灵回来之前,奸淫了两只美丽的雌性魔法精灵。
  雄精灵回来的时候,只看到两只雌精灵躺着,浑身都沾染了乳白色的黏稠液体,口中耳朵眼睛,尤其是下半身前后都是,在地上不断的抽搐着,雄精灵一见,立刻吓的直抖着。

  韩赛尔很满意精灵的表现,就放了他们,但是临走前,韩赛尔不忘记恐吓魔法精灵,他告诉精灵说,那种乳白色的液体,是一种恐怖的诅咒,要是他们敢把这件事说出去,那么,他们的那里一定会烂掉,而且是烂到发臭???;当然,韩赛尔强迫雄精灵吃下了雌精灵身上沾到的乳白色液体。

  那魔法药粉就是这么得来的,此刻韩赛尔拿起了小外套,打开后门偷偷溜到了房门外。这时月色正明,皎洁的月光,照得房前空地上的那些白色小石子闪闪发光,就像是一块块晶亮的银币。

  韩赛尔蹲下身,尽力在外衣口袋里塞满白色小石子。然后他回屋对葛蕾特说:「放心吧,亲爱的妹妹,你只要好好跟着哥哥就是了,这件衣服给你明天穿,你今晚好好睡吧。」

  说完,他就溜到了樵夫的房间,偷偷打开房门,在樵夫身上洒上魔法药粉,然后对樵夫念了一遍睡眠咒语,让樵夫熟睡到天亮,怎么吵都不会醒过来。
  韩赛尔准备完毕,就爬到床上,偷偷的把母亲的衣服都松开,再把美丽的母亲唤醒过来。

  「亲爱的继母,你是不是明天要去森林里给男人卖身赚钱?什么是卖身啊?」
  韩赛尔纯洁的眼神,十分担心的望着母亲。

  「哦,我亲爱的韩赛尔,你不用担心,森林里的那些男人都生病了,下半身长了一个好大的瘤,里面有脓,不吸出来会死,妈妈去卖身就是用身体来救人,妈妈要救那些男人来赚钱,帮他们把脓吸出来,无论如何,我绝不会让你跟葛蕾特饿肚子的。」

  善良而美丽的后母,看着忧心忡忡的韩赛尔,心想,他一定是听到自己和爸爸的对话,而害怕了起来,自己一定要好好安慰他。

  「哦,亲爱的继母,你实在对我们太好了,真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韩赛尔感动的扑到母亲怀中,嘴唇不经意的贴上继母裸露出衣服外的乳房,喃喃地直磨蹭着「你对我们好的就像真正的母亲一般,只差没给我们哺过乳。」然后韩赛尔就对着继母的乳头,一口含住,舔吮啜吸了起来。

  年轻美丽的继母,被韩赛尔技巧高超又灵活的嘴唇与舌头,含住乳房,舔的麻酥酥的,心里想着,我可怜的韩赛尔,他没享受过亲生母亲的爱,现在一定是想起亲生的母亲,我怎么可以不理他呢,就对韩赛尔说:「我亲爱的韩赛尔,你就把继母当成自己的母亲吧,继母现在喂奶给你,你就再也不会有遗憾了。」
  韩赛尔听完继母的话,十分的感动看着继母,立刻趁机三两下剥光继母的衣服,也脱光自己的衣服,然后投入继母的怀中,呜咽呜咽的哭泣着说道:「亲爱的继母,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然后让舌头,好像在吃糖果一样,开始顽皮的挑逗着继母的乳房,同时还用大蘑菇去磨蹭着继母下半身的花瓣与花蕊。
  韩赛尔的蘑菇又大又粗,每天在美丽的妹妹葛蕾特身上玩,早玩出高超无比的技巧。

  年轻美丽的继母,从没享受过像这样好像置身于天堂般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兴奋,直挑起心中起想要的欲火。

  年轻的继母虽然隐隐觉得,韩赛尔不该用大蘑菇磨蹭着自己的花蕊花瓣,但转念一想,韩赛尔是这么的可爱,又是这么的纯洁,这么渴望母爱,自己怎么可以错怪他呢,于是年轻的继母,心中充满着母爱的感动,就放任韩赛尔在身上胡来,享受着无比幸福的感觉。

  「亲爱的继母,我的身体一定是生病了,我感觉身体好热,下面肿了一个好大的瘤,好硬又好痛啊,里面一定是长脓了,你快卖身给我,你一定要救救我。」
  韩赛尔用纯洁无比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继母。

  「亲爱的韩赛尔,你不用担心,妈妈帮你把脓吸出来,你就不痛了。」继母心想,我亲爱的儿子,真是纯洁,我一定不能告诉他,这是怎么一回事,免得他有罪恶感。

  然后她就把韩赛尔的大蘑菇,含在嘴里,像吃棒棒糖一样的开始吃了起来。
  「亲爱的母亲,你的舌头,好像在吃糖果一样,轻轻的舔的我好舒服哦,嗯,对了就像这样,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为了我生病,这样的救我。」

  年轻的继母听到韩赛尔说这么贴心的话,开心的说:「亲爱的韩赛尔,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妈妈一定帮你把脓吸出来。」

  然后她就用舌尖去舔韩赛尔的棒棒糖心,对了,就是上面那个小肉缝,轻轻的,先含住一小口,舌头连含着也在舔。

  然后她开始吞起韩赛尔的棒棒糖,用牙齿轻轻刮着棒棒糖,然后吞下去,吐出来,舌头不停的舔,吞下去着也在舔,牙齿也在继续刮。

  一次又一次,吞下去,吐出来,吞下去,吐出来。

  韩赛尔万分感动的说:「亲爱的继母,你真好。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
  你连这里都好香好甜哦,好像藏着蜂蜜,我一定要嚐一口。」说完就将脸埋进继母的花瓣处,啜吸起她的花蕊,吸出一口一口的蜂蜜。

  然后,韩赛尔喘着气喊道:「亲爱的???继母???你连喉咙???也???
  吮到了???我的肿瘤???啊???好美???继续???不要停???喔???

  喔???啊???啊???啊???啊,亲爱的母亲???你把我???流出来的脓???都吞下去了???啊,怎么又肿起来了。」

  韩赛尔早就用魔法精灵的魔法药粉,将自己的大蘑菇变成,只要他想要就可以无限次使用。

  善良的继母,被韩赛尔一口一口的吸着花汁蜜水,吸的身子都软了:「亲爱的韩赛尔,你的脓太多了,妈妈决定用另外一种更有效的方法来帮你治病。」美丽的继母,实在爱不释手,韩赛尔是那么的可爱纯洁,他的蘑菇又大又好,终于忍不住想要塞到花房去嚐一口。

  「亲爱的继母,求求你快救我。」韩赛尔又将身子转正,搂着继母,大蘑菇更灵活的磨蹭着继母下半身的花瓣与花蕊。

  「???哦???亲爱的韩赛尔,你先别动,妈妈要救你了。」继母红着脸,忍着痠麻,一寸一寸的将韩赛尔的大蘑菇,吞进下半身的花房中。

  「亲爱的母亲,可是我好难过哦,你快救我。」韩赛尔很坏心的,大力的顶撞起来。

  「???喔喔喔???啊啊???喔???喔???啊???喔???亲爱的韩赛尔,你先别动???妈妈???就要救你了???」

  「???喔喔???啊啊啊???喔???喔喔???啊???喔???亲爱的韩赛尔,用力用力???」

  「???喔喔喔???啊啊???喔???啊啊啊???喔???啊???
  喔???亲爱的韩赛尔,不要停???喔喔,好美???啊啊???」
  「???啊啊???喔???喔???啊???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亲爱的???韩赛尔???你的???脓???好多???软了又硬???妈妈???又???又要???泄了???」浑身都让花蜜浸湿了,美丽的继母,瘫软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亲爱的母亲,你别只顾着喘气???你一定要救我???啊??
  喔???喔???啊???继续???喔???喔???啊???」

  「亲爱的母亲,我们换个姿势来,继续???喔???喔???啊???」
  「亲爱的母亲,你趴到床边,继续???喔???喔???啊???」
  「亲爱的母亲,我站着也行,继续???喔???喔???啊???」
  「亲爱的母亲,你趴到我身上来,继续???喔???喔???啊???」
  「亲爱的母亲,我们从后面屁股来,继续???喔???喔???啊???」
  「亲爱的母亲,我们回到前面来,继续???喔???喔???啊???」
  「???哦???亲爱的???韩赛尔???你懂的???方法???好多???

  妈妈???爽死了??又???又要???泄了???」几近虚脱的美丽母亲,终于支持不住,下半身像花朵般盛开,红红的花办合不起来,整个人瘫软在床上。

  「亲爱的继母,你救了我,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韩赛尔万分感动的亲吻着继母,

  这样就不行了?亲爱的母亲,你真该向葛蕾特好好的学习。韩赛尔意犹未尽的把玩着两个浑圆的乳峰,心中嘀咕,好吧,也该让你休息了,今晚这件事,是我们的小秘密,相信你永远也不会向别人提起,明天起,你就多赚一些钱回来吧。
  天刚破晓,太阳还未跃出地平线,那个樵夫就叫醒了两个孩子,「快起来,快起来,你们这两个懒虫!」他嚷着道:「我们要进山砍柴去了。」

  说着,樵夫便给孩子一大块面包,并告诫他们说:「这是你们的午饭,可别提前吃掉了,因为你们再也甭想得到任何东西了。」

  葛蕾特接过面包后,就被韩赛尔拿走了,因为韩赛尔要她穿口袋里塞满了重重白色石子的外套,而面包比较轻,他要自己拿,这样他路上还可以先吃。
  随后,他们全家就朝着森林进发了。

  韩赛尔总是走一会儿便停下来回头看看自己的家,走一会儿便停下来回头看自己的家。他的父亲见了便说:「韩赛尔,你老是回头瞅什么?专心走你的路。」
  「哦,爸爸,」韩赛尔回答说:「我在看我的猫咪呢,它高高地蹲在屋顶上,想跟我说再见呢!」

  「那不是你的小猫咪,我的小天使,」继母说:「那是早晨的阳光照在烟囱上。」

  其实韩赛尔并不是真的在看猫咪,他是悄悄地盯着葛蕾特把银亮的白色石子,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粒一粒地丢在走过的路上。

  到了森林的深处,他们的父亲对他们说:「嗨,孩子们,去拾些柴火来,我给你们生一堆火。」

  韩赛尔和葛蕾特便去拾来许多枯枝,把它们堆得像小山一样高。当枯枝点着了,火焰升得老高后,继母就对他们说:「你们两个躺到火堆边上去吧,好好待着,我和你爸爸到林子里砍柴。等一干完活,我们就来接你们回家。」

  于是韩赛尔和葛蕾特就坐在火堆旁边,等他们的父母干完活再来接他们。到了中午时分,他们就吃掉了自己的那一小块面包。

  因为闲着也是闲着,韩赛尔便又叫葛蕾特脱光衣服,开始想些新花招,奸淫起美丽又可爱的妹妹来玩。

  韩赛尔背靠在大石头上,闭上眼睛,在葛蕾特白皙光滑的颈项摸索着,葛蕾特跪哥哥身下,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吞下韩赛尔的大蘑菇,直吻上韩赛尔的两颗鸟蛋,小小的香舌滑掠在蘑菇头上,使出浑身的本事灵活的舔擦吸吮着。

  「葛蕾特,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吃棒棒糖的技巧,连继母都比不上你。」
  韩赛尔舒服的将两手往下摸,摸上葛蕾特被他玩到发育十分良好的波波,玩弄起葛蕾特慢慢胀起来的粉红色小葡萄干。

  「???唔???哥哥???,人家???决不会???输给???妈妈的???」

  葛蕾特心中一惊,想不到哥哥连继母的身子都玩到手了,继母有不输自己的美丽,身材又好,自己一定要更卖力来讨好哥哥才行,顾不得嘴里正含着一根大棒棒糖,含糊不清的开口说着。

  韩赛尔已经躺到葛蕾特身上玩弄她的娇嫩的花办,闻言将舌头一舔一抵,「葛蕾特,你真是我的好妹妹,哥哥一定会好好的疼你。」

  花心中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哥哥的舌头好像蜜蜂,不断的将她的花蕊卷起来吮吸,还不断的侵入小小的花房,葛蕾特感觉自己的花蜜,一股一股的不断的流出来,脸上好热,一定很红。

  「???哥哥???葛蕾特???好想要???了???求求你???」葛蕾特扭着身子,垦求着韩赛尔。

  「葛蕾特很想要了吗?」韩赛尔问。

  「???嗯???」葛蕾特喘嘘嘘的回答。

  「那好吧,谁叫哥哥最疼葛蕾特呢。」韩赛尔今天本想先玩一玩葛蕾特的小菊花,但是看在时间还长的很的份上,便应了葛蕾特的要求,让葛蕾特骑到他身上,大蘑菇顺着黏滑的花蜜,慢慢撑开抵进葛蕾特的花房。

  「???啊???啊???哥哥???好好???弄的???葛蕾特???
  好舒服???」一面葛蕾特忍受着哥哥火热侵入的快感,一面将肛门紧紧缩起来,这使得她原本就窄小的花房,更是紧紧的束缚着韩赛尔的大蘑菇,然后两只小手扶着哥哥的腰际,主动的一上一下,像骑马般的律动着,纯洁美丽的葛蕾特,就这样樱唇微张,喘息着发浪了起来。

  「???喔???我的小葛蕾特越来越懂事了???」舒服的吐出一口气,韩赛尔当然知道葛蕾特正努力的要取悦他,乐的省力,一只手摸着葛蕾特弹跳着的波波,另一只手却伸到葛蕾特的翘挺的屁股蛋,顺着沟沟,中指抠着葛蕾特每天都洗的很干净的小菊花。

  葛蕾特被韩赛尔调教的性神经敏感无比,后面的小菊花刚被哥哥的中指刺进去,前面的花房立刻痉挛起来,花房中蜜水都满了,不由得上半身一软,整个倒向韩赛尔的胸膛贴着,但她可不敢停下动作,和哥哥相连在一起的下半身,更是加快了上下律动的速度,啪啪啪的响着。

  「???啊???啊???葛蕾特???好极了???你真乖???啊???
  啊???哥哥???最喜欢???葛蕾特了???啊???啊???啊???啊???」

  韩赛尔对美丽可爱妹妹的表现满意极了,尾椎骨一酸,身子一个哆嗦,立刻就发射了第一波的飞弹。

  葛蕾特早已经先哗啦啦的来潮了,再让哥哥的飞弹一射,整个人趴在哥哥的身上,好像趴在云层里,浑身软绵绵的,不知道要飞向何处,但她下半身的另一张小嘴,仍旧不忘紧咬着哥哥的棒棒糖,一上一下、一进一出的动作着,讚美大魔王,老天,那种反射性的潜意识动作,正是韩赛尔长期调教下的奇蹟。

  这么美丽可爱的妹妹,又乖又听话,从第一次被他玩的昏迷,到现在可以让他一玩再玩,那敏感无比的反射性神经,不知道费了他多少的心血才调教好,不过可真值得,韩赛尔一面享受高潮快感,一面在心里想着。


          小恶魔的童话故事之糖果屋(2)

  由于韩赛尔的大蘑菇,可以无限次重来,兄妹俩就这样干了好久好久,森林的深处里,两个天使般可爱的兄妹,光溜溜的干着香艳无比的好事,一次又一次,浑身都湿透了,连空气中都荡漾着一股说不出的淫味。

  从白天一直到夜晚,葛蕾特都卖力的配合着,此刻疲倦得上眼皮和下眼皮都要打起架来了。

  「???啊?????啊???啊?????????」有气无力的喊着,葛蕾特嗓子都快要喊哑了,腰也快要折断了,浑身上下都泡在韩赛尔浓浓的白汁里头。

  「亲爱的哥哥,我好害怕,这里好黑哦???。」小声的说着,葛蕾特快哭出来了,夜里的森林,好暗好黑又好可怕,可是她还是不敢哭出来,她知道万一惹哥哥生气会比夜晚的森林更可怕。

  韩赛尔趴在葛蕾特身上哆嗦着,又泄了一次,这才提起大蘑菇抖了一抖,心满意足的爬起身来说道:「葛蕾特,你刚刚喊的太过火了,太不自然了,哥这次就原谅你,下次你再这样可不行哦。」韩赛尔笑吟吟的拖着葛蕾特到泉水边去帮她洗澡,他知道自己现在越是温柔,葛蕾特以后一定越乖。

  葛蕾特吓的连害怕都忘记了,整个人傻愣愣的让韩赛尔洗过来洗过去,直到穿好衣裳,葛蕾特才一下子惊恐起来,两只大大的眼睛,眨都不敢眨,她一定是太害怕黑暗中的森林了,所以才会忘记韩赛尔有多么敏感。

  「哥???哥,我???我???我???不是故意的???」葛蕾特结结巴巴的说着。

  「别怕,葛蕾特,你是我唯一的妹妹,哥哥不照顾你,谁照顾你呢,乖,别害怕,哥哥知道你一定是玩太累了。」韩赛尔紧紧的搂着妹妹,柔声的安慰她,心里却快要笑出来了,葛蕾特真是可爱,无论他怎么玩她都十分的有趣。

  葛蕾特害怕得终于哭了起来,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实在好害怕这下咱们找不到出森林的路了!」

  「别着急,葛蕾特,」韩赛尔安慰她说:「等一会儿月亮出来了,咱们很快就会找到出森林里的路了。」但他的手指搓着葛蕾特已经有点发疼的柔软胸脯,可没离开过。

  不久,当一轮满月升起来时,韩赛尔就拉着他妹妹的手,循着那些月光下像银币一样在地上闪闪发光的白石子指引的路往前走。

  他们走了整整的一夜,在天刚破晓的时候回到了他们父亲的家门口。他们敲敲门,来开门的是他们美丽的继母。

  她打开门一见是韩赛尔和葛蕾特,既惊喜又带着歉意的紧搂住兄妹俩说:「我可怜孩子终于回来了,你们怎么在森林里睡了这么久,我们还以为你们不想回家了呐!」

  看到孩子,樵夫一阵错愕,他心里也不好受,因为他今天好不容易才说好说歹的劝服妻子,把孩子们残酷的抛弃了,那知道孩子们自己跑回来了,他无奈只得继续养活两个孩子。

  他们一家终于又在一起艰难地生活了,樵夫的妻子白天到林子里卖身赚钱,等到晚上睡觉时,便来给韩赛尔吸出下体里的脓汁治病,母子三人每天日子快活无比,韩赛尔过没多久,就说服继母让葛蕾特上床一起搞了。

  只有樵夫过的很不快乐,黑眼圈都出来了,他白天眼睁睁看着妻子光溜溜的,给那些贪婪的猎人玩弄身子,有时他们是一个一个轮,有时他们甚至是三、四个一起上,好不容易撑到晚上他想办事时,他却又因韩赛尔给他下过魔法药粉,总是一觉到天亮,浑身的欲火无法解套,只得在白天里自己搞自己,想办法解决。
  时隔不久,又发生了全国性的饥荒。

  一天夜里,两个孩子又听见樵夫对他们的母亲说:「哎呀!能吃的都吃光了,就剩这半个面包,你看以后可怎么办啊?咱们还是得减轻负担,必须把两个孩子给扔了!这次咱们可以把他们带进更深、更远的森林中去,叫他们再也找不到路回来。只有这样才能挽救我们自己。」

  听见丈夫又说要抛弃孩子,妻子心里十分难过。她心想,大家同甘共苦,共同分享最后一块面包不是更好吗?但是像天下许多的女人一样,服从男人是天经地义的事,要说个「不」字那真是太难太难了,樵夫的妻子也毫不例外。

  樵夫既然对孩子作过第一次抛弃,当然就必然有第二次的抛弃了,妻子说不过丈夫,也只好暗自伤心着,不再反对丈夫的建议了。

  然而,孩子们又听到了他们的全部谈话。

  等父母都睡着后,韩赛尔又从床上爬了起来,想溜出门去,像上次那样,到外边去捡些小石子,但是这次他发现门让父亲给锁死了。

  但他心里又有了新的主意,他又安慰他的妹妹说:「别哭,葛蕾特,不用担心,好好的睡觉,哥哥会照顾你的。」

  一大清早,继母就把孩子们从床上唤了下来。她给了他们每人一块面包,可是比上次那块要小多了,因为家里大块的面包都让樵夫先一步给吃了。

  在去森林的途中,韩赛尔很想在口袋里捏碎了他的面包,并不时地停下脚步,把碎面包屑撒在路上。

  但他终究没这么做,开玩笑,这么少的面包怎么可以浪费呢,况且面包屑丢到地上肯定会被蚂蚁或小鸟给吃了,这可是小恶魔的童话,他才没那么笨呢。
  「韩赛尔,你磨磨蹭蹭地在后面看什么?」他的父亲见他老是落在后面就问他。

  「我在看我的小鸽子,它正站在屋顶上『咕咕咕』地跟我说再见呢。」韩赛尔回答说。

  「你这个白痴,」他父亲叫道,「那不是你的鸽子,那是早晨的阳光照在烟囱上面。」

  于是韩赛尔就在路上,很不爽的一口一口地吃光了他的面包。

  樵夫领着他们走了很久很久,来到了一个他们从未到过的森林中。

  像上次一样,又生起了一大堆火。继母悲伤的搂住韩赛尔,对他们说:「好好待在这儿,孩子们,要是睏了就睡一觉,我们要到远点的地方去砍柴,干完活我们就来接你们。」她已经深深的迷恋上韩赛尔的大蘑菇,和韩赛尔那高明无比的奸淫技巧,与韩赛尔的分离让她心中痛苦万分。

  到了中午,葛蕾特把她的面包与韩赛尔分来吃了,因为韩赛尔的面包已经在路上就吃光了。然后,韩赛尔又再一次将葛蕾特脱光了来奸淫她。

  这次葛蕾特不敢分心,一直干到了半夜,仍然没有人来接这两个可怜的孩子,葛蕾特已经让韩赛尔玩到泄的快要虚脱死了,而四周是一片漆黑。

  韩赛尔安慰他的妹妹说:「等月亮一出来,我们就看得见我撒在地上的面包屑了,它一定会指给我们回家的路。」

  但是当月亮升起来时,他们在地上却怎么也找不到一点面包屑了,韩赛尔当然不会说他早把面包全吃光了的事。

  虽然韩赛尔根本没想要找路,但他还是安慰妹妹说:「我们一定能找到路的,葛蕾特。」

  但他们没有能够找到路,虽然他们走了一天一夜,可就是出不了森林。他们已经饿得头昏眼花,因为除了从地上找到的几颗草莓野果,他们没吃什么东西。
  这时他们累得连脚都迈不动了,倒在一颗树下就睡着了。

  这已是他们离开父亲家的第三天早晨了,他们深陷丛林,已经迷路了。如果再不能得到帮助,他们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他们看到了一只通体雪白的、极其美丽的鸟儿站在一根树枝上引吭高歌,它唱得动听极了,他们兄妹俩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听它唱。它唱完了歌,就张开翅膀,飞到了他们的面前,好像示意他们跟它走。

  他们于是就跟着它往前走,一直走到了一幢小屋的前面,小鸟停到小屋的房顶上。他俩这时才发现小屋居然是用香喷喷的面包做的,房顶上是厚厚的蛋糕,窗户却是可口的枫糖块,门是巧克力做的,每个地方都是好吃的糖果。

  「让我们放开肚皮吧,」韩赛尔说:「这下我们该美美地吃上一顿了。我要吃一小块房顶,葛蕾特,你可以吃窗户,它的味道肯定美极了、甜极了。」
  说着,韩赛尔爬上去掰了一小块房顶下来,尝着味道。葛蕾特听哥哥的话站在窗前,用嘴去啃那个甜窗户。

  这时,突然从屋子里传出一个声音:「哎呀,谁在啃我的小房子?」

  孩子们回答道:「是风啊,是风,是天堂里的小娃娃。」他们边吃边回答,一点也不受干扰的享用着。

  韩赛尔觉得房顶的味道特别美,便又拆下一大块来;葛蕾特也干脆挖下一扇小圆窗,坐在地上慢慢享用。

  突然,房子的门打开了,一个美丽无比又气质高贵的女人,穿着围裙走了出来。

  葛蕾特吓得双腿打颤,拿在手里的食物掉到了地上,韩赛尔看到她的容貌,比美丽的葛蕾特还要更美丽,念头一转,也像葛蕾特般吓得双腿打颤,拿在手里的食物也掉到了地上,用他天使般无辜的眼睛望着那女人。

  那个穿着围裙,美丽无比又气质高贵的女人,一见到两个可爱的少年少女就喜欢,温柔的摸着韩赛尔的脸颊说:「好孩子,是谁带你们到这儿来的?来,跟我进屋去吧,我可爱的天使,这儿没有可怕的坏人会伤害你们!」她可不知道韩赛尔才是最坏的。

  她说着就拉着兄妹俩的手,把他们领进了她的小屋,并给他们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有牛奶、糖饼、苹果,还有坚果和其它各种可口的美食。等孩子们吃完了,她又给孩子们铺了张白色的大床,韩赛尔和葛蕾特往床上一躺,马上觉得是进了天堂。

  其实这个美丽的女人,是个善良的女巫芙妮雅,她十分的温柔又纯洁,她原本也想学其他女巫般,当一个专门引诱孩子上当来吃掉的邪恶的巫婆,但她发现她做不出那么残忍的事,甚至还常常被坏孩子的谎言给欺骗了,好几次被送到教会差点烧死,于是她就一个人躲到森林的深处,不和别人来往。

  她那幢用美食建造的房子,就是为了满足她喜欢孩子的愿望,她总是幻想做各种好吃的食物,给可爱的孩子吃,可惜自从她躲到森林的最深处,再也没遇见过其他人。

  她的嗅觉像野兽一样灵敏,老远老远她就能嗅到人的味道。韩赛尔和葛蕾特刚刚走近她的房子她就知道了,她高兴得心中狂跳,好久没有见过孩子们了,一个人住好寂寞啊,然后她就微笑着打定了主意:「我要好好地对待他们,决不让他们失望。」

  第二天一早,还等不及孩子们醒来,她就起床了。口中哼着悦耳好听的小调,一大早就在厨房里烹调着各种美食,准备好好的招待这一对可爱的兄妹。

  但当她走进兄妹的房里,见到两个天使般纯洁好看的兄妹,正赤裸着身体,激烈无比的交媾着,那淫靡的景象,立刻让她羞红了脸蛋,感觉脑海中开始晕眩了起来。

  她身子发软,心中狂跳的极是厉害,斜靠着墙壁,用手蒙住眼睛,从手指缝去偷看,心想「这就是书上写的,男人和女人快乐的事吗?但他们俩不是兄妹吗?
  兄妹怎么可以干出这种事来。」她很想出声阻止他们俩个,可是喉咙咕噜一声,却干干的说不出话来。

  韩赛尔早就看穿了芙妮雅善良纯洁的本质,昨晚在睡觉前他溜下床,跑去偷窥芙妮雅入浴,心中满意极了,芙妮雅长的像仙女般美丽动人,身材更是好的无话可说,他打定主意要奸淫她,第一步就是要先诱惑她。

  一大早韩赛尔醒来,听到芙妮雅在厨房里忙着,连忙将葛蕾特唤醒,让葛蕾特来配合他。

  葛蕾特像牛奶般白皙的皮肤,全染上绯红动人的樱花色,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的明眸,瞇成醉人的媚眼,比玫瑰花更娇美的笑容,此刻含蕴着无比的春意,她是那么的可爱,连淫荡起来都可爱的惹人爱怜。

  而韩赛尔不止俊美无比,他那天使般纯洁无辜的眼睛,更是使人无法想像他的黑心肝,每一个见到的女人都免不了要上当。

  韩赛尔假装不知道芙妮雅进了房间,一面玩的葛蕾特发出淫荡万分的呻吟,一面又展现他真挚纯真的容貌,让人感觉他真是一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忘了此刻他正在妹妹的身上干什么好事。

  「???啊???哥哥???葛蕾特???好美???好美???要泄了???」

  葛蕾特呻吟着。

  「???啊???亲爱的???葛蕾特???啊???哥哥???也???
  好美???好美啊???哥哥???要射出来了???」韩赛尔偷偷瞄着芙妮雅不好意思看,又忍不住想看,心中邪恶的欢呼了起来,这下有门了。

  在葛蕾特体内射到一半,韩赛尔便把水枪抽出来向着芙妮雅甩过去,一股一股射出的白色的汁液,甩到芙妮雅的脸上滴落到她的衣服上,芙妮雅不自觉的微微吐出舌头,将滴到嘴唇上的半透明汁液舔了一舔,忽然发现不对,脸都红了,急忙要躲出门去,刚要动作,这才发现自己的围裙里面的长裙靠近大腿处都湿了。

         小恶魔的童话故事之糖果屋(End)

  在葛蕾特体内射到一半,韩赛尔便把水枪抽出来向着芙妮雅甩过去,一股一股射出的白色的汁液,甩到芙妮雅的脸上滴落到她的衣服上,芙妮雅不自觉的微微吐出舌头,将滴到嘴唇上的半透明汁液舔了一舔,忽然发现不对,脸都红了,急忙要躲出门去,刚要动作,这才发现自己的围裙里面的长裙靠近大腿处都湿了。
  韩赛尔这时候好像才发现了芙妮雅的存在,「啊,芙妮雅姊姊,你来了。」
  高兴的跳下床去拉着芙妮雅的手,大蘑菇还兴奋的晃动着。

  芙妮雅被他拉着手跑不掉,结结巴巴的说道:「韩、韩、韩赛尔早安,姊、姊、姊姊来叫你、你、你和葛蕾特起床吃、吃、吃、吃早餐??」

  「啊,姊姊一定看到了???」韩赛尔这时,十分」害羞」的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连忙跳回床上,钻到床单里穿衣服。

  「没、没、没、没有,姊姊没看到你跟葛、葛、葛蕾特在干什么,我是说我没看清楚葛蕾特刚刚和你做的那件事,哦不,姊姊什么都没看到。」芙妮雅的眼睛追着韩赛尔的身体,语无伦次的说着。

  「啊,被姊姊看到了???」葛蕾特垂下头,十分配合的红了脸,那种美丽少女的欲言含羞,让芙妮雅完全沦陷。

  「对、对、对不起葛蕾特,姊姊不是故意要看到的,姊姊只是想叫你们起床而已。」芙妮雅杵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抬起头来羞赧的一笑,葛蕾特对芙妮雅展现她那比玫瑰花还好看的笑容说道:「芙妮雅姊姊,是葛蕾特不好,忘了这是姊姊的家,不该一大早便缠着哥哥不放,葛蕾特真是坏孩子???可是哥哥真的好棒哦,葛蕾特实在忍不住要和哥哥好???」

  「应该的,应该的,葛蕾特应该和哥哥好,葛蕾特才不是坏孩子???」芙妮雅尴尬万分的安慰着葛蕾特,「快来吃早餐吧」话说完连忙逃出这个卧房。
  吃早餐的时候,韩赛尔和葛蕾特,很伤心的把被父母抛弃在森林里头的事说给芙妮雅听,他们好害怕会再次被人抛弃,芙妮雅是个喜欢小孩的善良女巫,对韩赛尔这一招实在没有抵抗力,就答应韩赛尔无论如何,都不会抛弃他们俩个。
  接下来几天,韩赛尔带着葛蕾特,兄妹俩像一对可怜的小狗,每天巴着芙妮雅摇尾巴,芙妮雅生活的范围,一点一点的被韩赛尔给蚕食鲸吞了。

  于是芙妮雅闲暇的时候,经常会很不小心的,就撞见韩赛尔和葛蕾特脱光了衣服在搞,就算她没看见,也会不小心的听到,兄妹俩那销魂入耳的呻吟声就在附近。

  韩赛尔让葛蕾特帮忙整理家事,而他跟芙妮雅开口说想要和她学习料理,这让芙妮雅很开心,便很用心的教韩赛尔做蛋糕点心糖果,结果两个人待在小厨房里,韩赛尔总是能不小心的擦拂过她身上敏感的地方,碰的芙妮雅一天到晚脸红红心慌慌的,砸了好多餐盘瓷器,幸亏她是个女巫,能用魔法救回摔坏的东西。
  芙妮雅虽然善良纯洁,没有过性经验,但她也是个身体成熟的女性,韩赛尔每天的恶搞,很快的就达到了效果,芙妮雅已经很习惯看到韩赛尔的床戏了,甚至只要他们兄妹在玩乐,她也会躲在一旁自慰起来。

  芙妮雅从韩赛尔不经意的碰触中,进步到很习惯于韩赛尔和她开玩笑故意的碰触,甚至芙妮雅正在换衣服时,韩赛尔都会不小心的闯进来,好奇的睁着纯洁无辜的大眼,看光甚至摸上她的身体,芙妮雅的生活完全被韩赛尔牵着走。
  又过了几个星期,韩赛尔还没有奸上善良的女巫芙妮雅,这天韩赛尔失去了耐心,就告诉葛蕾特他不想再等了。

  「过来,葛蕾特,」韩赛尔对葛蕾特说道,「把这一杯果汁拿去给去芙妮雅喝,然后打翻它。今天哥哥一定要把芙妮雅姊姊给玩了。」

  可怜的妹妹总是被逼着去做帮凶,拿果汁来准备给芙妮雅女巫喝,一路上她十分小心,怕万一搞砸了她就完了,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知道韩赛尔有多么坏,可是她却无法违背韩赛尔的命令,因为她十分敬爱哥哥,而且韩赛尔早已经完全控制了她的性欲。

  「亲爱的恶魔,请帮帮我们吧!」她心中呼喊道,「希望哥哥今天能顺利把芙妮雅姊姊给玩了。」

  事情很顺利,黏黏的果汁打翻泼湿了芙妮雅的衣服,芙妮雅安慰着快哭出来的葛蕾特,说她一点都不介意,只要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就好了。

  芙妮雅走到浴室,发现一池热水都准备好了,水面上还撒满她最喜欢的玫瑰花瓣,很高兴就脱下衣服,浸到热水里。

  忽然间哗啦啦的,韩赛尔从水里钻出头来吓了她一大跳,「亲爱的芙妮雅姊姊,你也来洗澡吗?我刚刚在厨房被面粉奶油弄得都脏了,就跑来洗澡,芙妮雅姊姊你能帮我擦背吗,我自己都擦不到。」韩赛尔眼明手快,一把拉住想逃的芙妮雅求着她。

  芙妮雅看着韩赛尔天使般的眼睛,是那么的真摰,不忍心拒绝,心想是我自己想歪了,韩赛尔虽然每天和妹妹做那种事,但他一定还什么都不懂,他可是个纯洁的少年啊。

  芙妮雅红着脸拿起布巾,细心的擦拭韩赛尔的背部,韩赛尔的身体十分的匀称,虽然是背部也是非常的吸引人,韩赛尔发出十分舒服的呻吟声「芙妮雅姊姊,你真好,妈妈都不曾帮我擦背呢,韩赛尔和葛蕾特都好喜欢芙妮雅姊姊。」
  韩赛尔的话,让芙妮雅心中涌起女性母爱的本能,芙妮雅擦着擦着,忽然间满足了起来。

  韩赛尔转过身来,拿起布巾对芙妮雅说:「芙妮雅姊姊,也让韩赛尔帮你擦擦背好吗?你一定要答应我,我一定会做的很好的。」

  芙妮雅这时候因为心中母爱的感受,就答应了他,转过身去让韩赛尔帮她擦背。

  韩赛尔丢开布巾,用双手细心的抚摸起芙妮雅美丽光洁的背部,芙妮雅感受着少年的魔手,在她的背上移动,顺着肩胛骨轻轻滑下,心中噗噗的跳着,奇怪,布巾怎么不见了。

  韩赛尔的动作又轻柔又细腻,手掌贴着芙妮雅的玉颈顺着肩胛骨滑下,四指伸到芙妮雅腋下,轻轻滑落到腰际,再顺着脊椎骨往上推到颈项,然后再一次顺着肩胛骨滑下,四指伸到芙妮雅腋下,往下滑落到腰际,那动作舒服的芙妮雅浑身舒服了起来。

  韩赛尔一面观察一面问:「芙妮雅姊姊,舒服吗?」

  「啊,好舒服???」芙妮雅完全的放松了身体,闭上眼睛享受韩赛尔的抚摸。

  韩赛尔的动作范围越来越大,往腋下的动作逐渐摸到芙妮雅前面的咪咪,往腰际的动作则逐渐滑落到臀部大腿,不知不觉中,芙妮雅已经将整个背部靠在韩赛尔的胸膛上躺着,而韩赛尔的两只手也早已穿过芙妮雅腋下,跑到芙妮雅的前面滑动着。

  由于韩赛尔的动作是那么轻柔,那么的自然,芙妮雅完全忽略了应该有的不对劲,「啊,好舒服,韩赛尔摸的姊姊好舒服???」

  韩赛尔摸完了芙妮雅的咪咪,拉起芙妮雅的手让她自己搓着,他悄悄的让手往下滑,滑向芙妮雅平坦的小腹,滑进香草丛中,由腹股沟往大腿内侧滑动着,一点一滴的滑到芙妮雅美丽的花瓣处。

  「???唔???不要???韩赛尔???坏坏???姊姊那里???不可以摸???」芙妮雅像只掉近蜘蛛网里的蝴蝶,早已意乱情迷,韩赛尔那里肯停,技巧性的拨开花瓣,开始玩弄起芙妮雅。

  「???啊???啊???啊???啊???」芙妮雅什么都不懂,只会发出啊啊的呻吟声,韩赛尔的手指头,在花房里进出,热的她快融化了。

  韩赛尔技巧性的翻过芙妮雅的身子,见芙妮雅闭着眼睛,双颊潮红,樱唇微开,迷人极了,便吻了上去,芙妮雅一惊,睁开眼睛想要喊停,口中却已经被韩赛尔的舌头堵住,咿咿唔唔的出不了声。

  韩赛尔将大蘑菇顶住芙妮雅的翻开的花瓣,顺着热水与花蜜,一股做气捅到底,芙妮雅一痛一呼,眼泪差点流出来,韩赛尔连忙再次吻上她,同时下身开始动作了起来。

  「芙妮雅姊姊,你真是美丽,芙妮雅姊姊,你真是漂亮,芙妮雅姊姊,你真是善良的好姊姊,芙妮雅姊姊,你真是?????韩赛尔和葛蕾特都好喜欢芙妮雅姊姊。」韩赛尔纯洁的说着,他是天生的坏胚子,太清楚女性想听什么样的甜言蜜语了。

  「???啊???啊???真的吗???啊???啊???韩赛尔???啊???

  你弄得姊姊好舒服???啊???啊???难怪葛蕾特???每天都想要???
  啊???啊???」芙妮雅终于被韩赛尔玩到手了,而且还是从浴室玩到卧房,连续玩了一天一夜,泄了一次又一次,就算是女巫的体质,也泄到没有力气了。

  韩赛尔满足的趴在芙妮雅身旁,看着她美丽性感的睡脸,盘算着要如何把这个纯洁的女巫芙妮雅,调教成他忠心的性奴隶。

  他们三个人就这样每天过着纵欲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韩赛尔因为想玩兽交的游戏,便求芙妮雅把他便成一匹独角兽,然后就和葛蕾特到森林去追逐起来。

  他们来到了芙妮雅的另一个小屋前,葛蕾特採来了很多树叶和青草,铺上大床单,替独角兽铺了一张柔软的大床,然后葛蕾特就带着独角兽到屋子里面搞了起来。

  每天早上,她便出去采摘一些坚果和浆果来充饥,又替她的哥哥采来很多树叶和青草。她把树叶和青草放在自己的手中喂独角兽,而那头独角兽就在她的身旁欢快地蹦来蹦去。

  到了晚上,葛蕾特就和韩赛尔变成的独角兽相好,这种变身的游戏,独角兽的大马鞭搞上少女的花房,让他们有着新奇的快感。

  他们就这样在森林玩了几天,这一天,刚好王国的女王到这儿来打猎。当独角兽听到在森林中回荡的号角声、猎狗汪汪的叫声以及侍从们的大喊声时,忍不住想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哦,葛蕾特,」独角兽说「让我到森林里去看看吧。」

  「好吧,可是,」她说,「亲爱的哥哥,你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来。我会把门关好不让那些猎人们进来。如果你敲门并说:「妹妹,让我进来。』我就知道是你回来了。如果你不说话,我就把门紧紧地关住。」

  于是独角兽便一蹦一跳地跑了出去。当女王和他的侍从们看到这头美丽的独角兽之后,便来追赶他,可是他们怎么也逮不着他,因为当他们每次认为自己快要抓住他时,他都会跳到树丛中藏起来。

  天黑了下来,独角兽便跑回了小屋,他敲了敲门说:「妹妹,让我进来吧!」
  于是葛蕾特便打开了门,他跳了进来,葛蕾特脱下衣服,兄妹俩欢天喜地的,在那温软的床上美美地搞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围猎又开始了。独角兽一听到侍从们的号角声,他便说:「葛蕾特,替我把门打开吧。我一定要出去。」

  女王和他的侍从们见到这头独角兽,马上又开始了围捕。他们追了他一整天,最后终于把他给围住了,其中一个侍从还射中了他的一条脚。他一瘸一拐地好不容易才逃回到了家中。

  一个身手敏捷的侍从跟踪着他,听到了这头独角兽说:「妹妹,让我进来吧。」
  还看到了那扇门开了,独角兽进去后很快又关上了。于是这个侍从就回去向女王禀报了他的所见所闻。女王说:「那明天我们再围捕一次吧。」

  当葛蕾特看到她那亲爱的哥哥受伤了,感到非常害怕。不过,她们有女巫芙妮雅的魔药,第二天早上,那伤口就已经复原了。

  当号角再次吹响的时候,独角兽又说:「我不能待在这儿,那是个美丽的女王,我必须出去报仇,非把她弄回来玩弄不可。我会多加小心,不会让他们抓住我的。」

  可是葛蕾特很害怕的说:「亲爱的哥哥,我真怕他们这一次会杀死你的,我不让你去。」

  「如果你把我关在这儿的话,那我会遗憾而死。」他说。

  葛蕾特不得不让他出去,她心情沉重地打开门,独角兽便又欢快地向林中奔去,见到女王便故意在她身前跳来跳去。

  女王一看到独角兽,便大声下令:「你们今天一定要追到他,可你们谁也不许伤害他。」

  然而,太阳落山的时候,他们还是没能抓住他。于是女王对那个曾经跟踪过独角兽的侍从说:「那么现在领我去那个小屋吧。」

  于是她们来到了小屋前,女王敲了敲门,并且说:「妹妹,让我进来吧。」
  门儿打开之后,女王走了进去,只见房子里站着一个她生平见过的最可爱的少女。

  当葛蕾特看到来者并非是她的独角兽,而是一位戴着皇冠的美丽女王时,感到非常害怕。可是女王非常友善地拉着她的手,并说:「你愿意和我一起到我的城堡去,做我的朋友吗?做一个女王实在很寂寞。」

  「好的,」葛蕾特说,「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你的城堡,可是我的独角兽必须和我在一起,我不能和他分开。」

  「那好吧,」美丽的女王卡蜜儿很高兴的说,「他可以和你一起去,永远都不离开你,并且他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

  正在这时,独角兽已经从芙妮雅那里安排好一切回来了,他跳了进来。于是葛蕾特把草绳套在他的脖子上,她们便一起离开了小屋。

  卡蜜儿敏捷的把葛蕾特抱上独角兽,两个人骑着独角兽就朝着她的王宫回去。
  来不及出声阻止的葛蕾特心想,完蛋了,哥哥这下一定玩死我,女王你害死我了。

  回到王宫后,卡蜜儿给葛蕾特安排了她寝宫旁的卧房,到了晚上,卡蜜儿忽然被葛蕾特房中,传来男女欢好的呻吟声所吵醒。

  卡蜜儿虽然三十岁了,可是她只被自己的父王奸污过几次,再也没有其他男人了,这让她十分的好奇,忍不住想要去偷窥。

  卡蜜儿蹑手蹑脚的打开葛蕾特的房间,看到一个天使般迷人的俊美少年,赤裸裸的,正跪在可爱的葛蕾特身后俏臀狂欢,葛蕾特趴跪着像只淫荡的母狗,胸前可爱的波波被少年的手揉捏着,满脸春意,比牛奶还要白皙的皮肤,已经染成红红的绯红色。

  他们身旁还躺着一个美艳无比,气质高雅的女人,她的胸脯浑圆高耸,小葡萄上尽是啃咬的痕迹,美丽的长腿开开,下半身花瓣盛开,白色的浓汁不断的从花房中滴出来。

  卡蜜儿看的目瞪口呆,心中狂跳,这时候葛蕾特明显已经高潮了,浑身抖颤,口中胡言乱语着「???啊???哥哥???葛蕾特???好美???好美???
  又要泄了???」葛蕾特呻吟着。

  当那个天使般的少年趴在葛蕾特背上射完时,他便从葛蕾特小菊花处抽出大魔棒,跳下床向女王走来,大魔棒一点软化也没有,依旧高高挺立着。

  卡蜜儿发现自己不该偷窥,急忙想要离开,却已经被那个少年搂住了,她想反抗,却发现自己的力气都消失了,芙妮雅在房中下了魔法结界。

  少年把卡蜜儿抱上大床,放在葛蕾特和芙妮雅的中间,脱下了卡蜜儿的薄丝睡袍,现出卡蜜儿成熟美丽的胴体。

  卡蜜儿心中噗通噗通的跳着,宫廷的男女之事,从来都是最淫乱的,自从父王死后,她再也没其他的男人,她在王宫经常看到宫女和侍从在乱搞,可是她身为一个女王不能随意和男人欢好,这让她这个已经嚐到滋味的女人,只能靠着木棒自己安慰自己,现在上天保佑,这里出现了一位这么迷人的少年,卡蜜儿胡思乱想着。

  韩赛尔一摸上卡蜜儿蜜水直流的花房,就知道女王已经情动了,心想也好,省去自己许多麻烦。

  韩赛尔将卡蜜儿的长腿屈膝起来,手扶着便大魔棒,半跪在卡蜜儿身前,顺着花蜜一挺,撑开峭壁直送到底,卡蜜儿娇呼一声,身子一颤,双手摸上韩赛尔的胸膛摸索着。

  韩赛尔似笑非笑的望着女王,卡蜜儿脸蛋一红,随即装做发怒:「你好无礼,我可是这个国家的女王,你、你、你???啊???啊???好???好弟弟???啊???啊???」

  韩赛尔毫不客气的,把美丽的卡蜜儿女王当成妓女般,操的死去活来,上下三个地方全操翻了。

  当早上侍女到女王的寝宫,要服侍女王起床更衣洗脸时,发现找不到女王,无不吓了一大跳,不过葛蕾特立刻从隔壁的房间打开门,拿着女王的指令,告诉她们女王今天不上朝,侍女们才放心的离去。

  葛蕾特关上门,回过头望着床上还在运动的韩赛尔、芙妮雅、卡蜜儿,心中充满着幸福的感觉,欢呼一声,也冲回床上了。

  过了几天,女王便下令侍从,到大黑森林边,把韩赛尔那年轻美丽的继母接到王宫,樵夫已经病死了,从此韩赛尔便和他的女人们,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完】

评论加载中..